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36)

 回應張奕威先生(2)

(原文發表於200469) 

就我《回應張奕威先生(1)》一文,張奕威先生在67日於中原網頁《集團開咪》欄再撰《鬥吹再回應王文彥先生》一文(見附文) 

張先生為中原、為中原二千多名員工鞠躬盡瘁之情躍然紙上,我看了亦不禁為之感動。92年以還,我雖不在中原,但張先生對中原的貢獻我還是清楚的。張先生令我想起文革時的周恩來,在某些方面,張先生著實有周恩來某些影子。張先生卓越的行政能力、縝密的組織能力、在中原網頁上的創意和領導、對公司上上下下的親和力及協調力彌補了我舊拍檔施永青先生的疏懶和不務正業,彌補了「無為而治」管治方式的弱弊,彌補了中原朝上武盛文弱甚至能武不能文之失,中原有今日的成功,張先生功不可沒。 

我越是敬重張奕威先生和愛護中原,就越不禁要就戳爆中原吹水事件提一些意見及與張先生及中原仝人分享一些想法。張先生在文內不斷重複強調「不信怡居份額與中原相若」、「我估怡居吹大,攀比中原」、「我看不順眼的是王先生五十步笑百步,藉此大做文章,借勢攀比中原,抬高怡居」,看來他(亦可能是中原大部份同事)對我《鬥吹風氣不可長》文中所說的「(在太古城內)最強的二間公司在該段時間各自據有稍微多於30%的市場份額而已,甲大行(即中原地產)為其一,怡居不敢妄自菲薄,為其二;乙大行(即美聯)則稍多於20%」耿耿於懷。怡居太古城營業部員工有一個良好的習慣,每當得悉一個樓盤租出或售出,都會千方百計弄清楚是哪一間地產代理公司做的及成交價是多少,並記錄下來以作了解對手業績表現之用。功夫做得比較細緻及日子有功,怡居對城內各行家的表現就較為知己知彼。根據怡居的統計,今年到512日為止,怡居在太古城所佔的市場份額及佣金收益與中原大抵相若,居於前二名,美聯則居第三,並較前兩者有相當幅度的落後。對中美廣告的大吹水,我該怎樣落筆?當時著實費了一些思量,最後決定不但要指出不是怎樣,更要指出實際是怎樣。鑑此,我不但要戳穿中原穩佔50%市場份額及美聯佔60%70%是吹水的,還要恰如其份地透露至低限度在太古城市場份額位居前三名的地產代理公司的實力對比,這樣才比較公平。如果我祇簡單地說中、美都在吹水,他們的市場份額沒有50%70%那麼高,人們聽了會怎想?很可能會相信我所言,但由於迷信大行,會同時認為中美應該並列雙冠軍,各佔二、三十個百分點市場份額,利嘉閣地產大抵會佔第三位。這樣的推想,對怡居及中原公平嗎?如果我不指名道姓(包括怡居),祇說前二名各佔稍微多於30%的市場份額,第三名則稍多於20%,人們會怎想?很可能他們會估計前二名是中、美,第三名為利嘉閣,這樣的估計對怡居不公平。我如果不按《鬥吹風氣不可長》中那樣寫,人們對城內各個地產代理的市場份額都會產生種種不正確的揣測,令實際名列第三或以外的行家得到不應得之利,對位居前二名的中原及怡居構成不利。我於《鬥吹風氣不可長》的寫法,實有不得已的苦衷,絕對無意弄虛作假「踩在中美兩大行的肩膀上,抬高怡居的市場地位」。當然,怡居是否真的取得30%市場份額及位居前二名是關鍵所在。 

如果我存心讓怡居加入鬥吹行列,我就不會說怡居與中原各佔30%那麼客氣,乾脆自認居第一位,佔35%市場份額;如果我有意令中原難堪,我就會將中美移形換位,乾脆暗示甲大行為美聯,使中原的排位由數一數二變成第三。 

張先生在第二篇回應文章不斷強調我硬要拉中原落水玩「戳爆」遊戲,這個說法我覺得有點冤枉,從任何一個角度看,我說不上拉中原落水玩上述遊戲。在啟發事端的《鬥吹風氣不可長》一文,我無疑戳爆中原,但同時亦戳爆美聯、利嘉閣等大行及某些中小行。簡而言之,我主要不是衝著中原,我是衝著整個行業的不良之風而來的。要批評,就不能泛泛而談,總得舉幾個具體例子,剛好中原、美聯差不多同時在太古城市場份額這個我十分清楚熟悉的課題上弄虛作假,使我特別不滿,終於引發出我的《鬥吹風氣不可長》。如果我戳破的不是事實,中原或有關大行盡可大興問罪之師,但如果是事實,中原是否該如其他大行般低調處理而非大張旗鼓?特別是有關太古城市場份額一節,我並沒有指名道姓,祇是說甲大行、乙大行,一般讀者可能仍在做猜謎遊戲,中原卻一馬當先對號入座,並大事反擊,反擊愈大,所遭到的反反擊就愈大,本身有弱點仍在多個薄弱戰線發動攻勢就容易陷於被動。 

~待續~

 

附文:

鬥吹再回應王文彥先生

張奕威

中原地產執行董事

20040607

 

王文彥先生於64日下午五時半,在百忙之中抽空閱讀我62日的文章(見王先生64日專欄通告),並於65日中午迅速回應(原文全選),在此致謝。回答王先生之前,我先要交待兩點。 

首先,我在62日的文章內,並沒有否認在廣告中吹大中原在太古城的市場份額。就如王先生所言,我的主要對手比我吹得還要大。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奈何!我看不順眼的是王先生五十步笑百步,藉此大做文章,借勢攀比中原,抬高怡居。

地產代理行內競爭激烈,商場如戰場,王先生所倡議的「戳爆」遊戲,我和對手天天在玩,並沒多少新意,我本無暇理會。問題是王先生硬要在中原網頁內拉中原落水玩這遊戲,為表對王先生作為中原大股東的尊重,我祇得拋開筆名,展現真身與王先生玩一場。落場無父子,在此先打個招呼。 

再者,在我登出62日文章的第二天,已得律師朋友提點,不值得為慳些少成本走鋼線。在64日中午,中原所有工商舖分行已入紙申請營業詳情說明書,比王先生於同日下午五時半才能抽空閱讀我的文章,早了幾小時。王先生遲來的提點,在此心領。

交待完畢,敲鐘上場。第一回合,我被王先生戳爆吹大中原在太古城市場份額、硬吃王先生一拳,先輸點數。第二回合,我不信怡居份額與中原相若,王先生同意點票定輸贏。對王先生的補充建議,我有以下回應: 

  1. 我同意祇比較怡居、中原的成交宗數,不計總值。


  2. 中原未達太古城50%市場份額已被王先生戳爆,我在62日文章亦已默認,第一回合我輸了點數。第二回合是我估怡居吹大,攀比中原。怡居是主角,王先生不用謙稱配角。


  3. 王先生著實有君臨天下、指點江山的氣概。我自問無此能奈可邀請美聯出場,乖乖地任由王先生戳爆他們由20%吹到60%-70%的超級大波。王先生有面子,這事祇有王先生辦得到。


  4. 說到邀請監管局作公証人,我實不知該如何回應。我們這些芝麻綠豆江湖事,怎好意思勞動官大人,怕唔怕abitnaive呢?邀請監管局的事,祇好亦請王先生代勞了。若監管局不來,我倒有一個建議。江湖事、江湖了。香港地產代理商總會永遠名譽會長倫志炎先生,在行內德高望重,為我等後輩所敬重。若王先生同意,我可親自邀請倫伯做公証,我想倫伯不會推辭。


  5. 我當然同意檢驗結果應公告天下。唯近日樓市淡靜,中原沒有多餘廣告budget,如王先生錢多想大賣報章全版廣告、則須怡居自費。


  6. 我吹大中原在太古城市場份額,在上文第一回合已作交待。若第二回合檢驗結果顯示怡居在太古城的成交宗數不及中原,王先生儘可在他自己的地盤內交待。 

其實不必長篇大論,事情好簡單。怡居、中原一齊搵倫伯食餐晏,各自準備手上的買賣合約交由倫伯驗証。點票結果寫在紙上,詳列怡居和中原的買賣及租賃宗數,由倫伯、王先生和我簽名作實,一式兩份,我和王先生可就驗票結果,各自在自己的專欄或其他地盤內發表。王先生若同意,請通知我作安排。 

說到長安地產,則已是第三回合的預告篇了。王先生熱愛「戳波」遊戲,右手握著尖筆,要戳爆我左手抱著的中原波。我當然知道王先生筆鋒凌厲,兼有驚人持久力,任誰搭上都要有萬里長征的心理準備。

其實我真的有點莫名其妙。我手上的中原波,王先生有45%股權,不知為何硬要戳過來。我雖是打工仔一名,但深知手上的波維繫著二千多個兄弟姊妹的飯碗,不得已祇能小心應戰。 

兵家對陣,宜攻不宜守。還幸我右手也有小筆一枝,眼中亦見王先生左手力抱著怡居、長安兩個波。我已打過招呼,落場無父子。我和主要對手互玩「戳波」遊戲多年,若祇守不攻,早就命喪對手筆鋒之下。這次我主動出擊戳王先生的長安波,是我慣用的自由搏擊伎倆。若因此觸動王先生的長安情意結,亦非得已。 

時值樓市低迷,各前線同事正憂心如焚之際,我實不願與王先生在中原網頁內的比試花拳繡腿。期望王先生大局為重,不要再在中原網頁無嘗贈他的專欄地盤內,硬拉中原玩他的「戳波」遊戲。第一回合我已點數認輸,第二、第三回合是否繼續,還看王先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