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出聲」有錯,田北俊攻擊有誤

發言人表現欠佳,「出聲」未能先捷

 

大家可有留意「幫港出聲」這個組織?以反對「佔領中環」為成立宗旨的《幫港出聲》由幾位學者、商人和一個名嘴周融組成。甫面世即獲傳媒多天詳盡報導,加上精心策劃、一擲萬金刊登廣告的豪舉,論聲勢及知名度,一時直逼戴耀廷一眾學者和牧師組成的佔中聯盟。組織的發起人之一和主要發言人周融近日言論惹火,風頭甚勁。

 

「幫港出聲」上場後的作為,信報創辯人林行止在他的專欄這樣評論:『「出聲」而不論政,意味其言文攻勢光是為了破壞「佔中」爭取普選目的不達後不得不採取的行動,那是意識層次很低的「打手」工作。』周融對此的回應是『我都不知道什麼是「打手」』。而當問及類似「五毛黨」時,周融即回應「你說誰可以給五毛錢我們?我知道鄭赤琰教授會寫文章回應林行止先生,我沒有什麼特別回應。他說我是打手,可以同誰打?不過每一個人都有言論自由,林行止先生寫就寫吧,無所謂的,他寫完我看一看、笑一笑就算,沒有甚麼特別。林生寫這些好過光是抄書,近日他的文章好多時都是抄書,有些這樣的文章看會較好。」周融嘲笑林行止抄書,流於刻薄,樂於逞口舌之能。

 

「幫港」的廣告不知是誰撰的,字句行間流露著一股財大氣粗、咄咄逼人的霸氣,很有周融的影子。周融的「正邪論」本就將理念和理據過份簡單化,許多人對之不了解及不滿,偏偏他在公開場合又語出傷人,戴耀廷強調與他「殊途同歸」,周融則揶揄戴「迄今仍是正人君子」,兩人的胸襟氣量高下立見,不滿他的人就更不滿。

 

發言人為捍衛自己組織的理念而出聲,出聲一往無前,充滿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銳氣,那是理所當然的。但銳氣千萬別過了頭,當弘揚組織的理念不是訴諸理據及以理服人,而是訴諸霸氣、意氣,辯論時語帶刻薄、冷嘲熱諷和看對手不起,當發言過於逞口舌之能,公眾很易產生反感,這樣的弘揚不免與目的背道而馳。

 

田北俊攻擊有誤,毫無說服力

 

自由黨立法會議員田北俊早前接受《明報》訪問,直斥特首梁振英根本不適合做特首,825日他在亞視節目《時事縱橫》又批評,梁振英不考慮建制派意見便推出政策,表現較前兩任特首董建華及曾蔭權差。

 

過去一年田北俊已多次質疑梁振英是否可以完成5年任期,他始終認為,與梁振英相比,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是較佳的特首人選,直言梁振英出任特首是錯誤的,更指梁振英若繼續以現時這種方法治港,會令香港走下坡,對此他感到悲哀。

 

梁振英表現是否較前兩位特首差,現在作結論為時尚早,田很難令人接受他的看法。但說唐英年較梁振英更適合當特首,個人大不以為然。說誠信,如果大家認為梁上任以來在這方面多有不足,但唐英年在大屋僭建方面又如何?他的前言不對後語不是更嚴重嗎?說老實話,我不大相信唐英年太太是僭建主謀;說到工作能力,梁振英縱使不算強,但總比唐英年這個富二代和多福庸人強,相信這是迄今公眾的定論;說到辯才,不少人雖不滿梁的語言「偽術」,但公眾恐怕要承認梁較唐高出不止三籌;說到個人利益的牽涉和決斷力的把持,唐英年出身大富之家,商業利益千絲萬鏤,遠不如出身基層的梁振英那麼令人放心。為甚麼香港財團普遍擁唐不擁梁?最白的原因是操控唐遠較梁易。在這個意義上,站在整體社會利益,當然是梁較唐更適合任特首;出任特首,不可光是想著「做好這份工」,而須有強烈的使命感。在這方面,梁肯定遠勝唐;要做好特首的工作,中央政府的信任至關重要。在這方面,苗正根紅的梁亦居於優勢,很大的優勢。

 

與唐相較,梁上述諸般優點迄今保持不變,憑甚麼說唐較梁更適合出任特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