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22)

(原文發表於20011121)

 

 

古人道:「時窮節乃現!」,証諸近日公務員及立法會議員回應要求其減薪一事,的確不假。

 

較早時候,自由黨立法會議員自行減薪一成,以身作則呼籲公務員減薪與市民共度時艱。自由黨做事素來畏首畏尾,這次竟敢犯眾怒而坐言起行,表現了罕見的道德勇氣,值得喝彩!

 

我不只一次指出,香港近年經濟衰退主要是因為競爭力衰退,而競爭力衰退主要因為營商成本極度高昂,特別是薪金,其高是世界有數的。因此,全民減薪是恢復香港競爭力及復甦經濟的重要法門,自由黨以身作則的減薪不過是順應潮流。想不到,自由黨此舉,竟然招來各方惡評,罵得最凶的要算公務員團體及代表基層的立法會議員。

 

香港公務員薪金之高,福利之厚,公認世界有數:司局級的,年薪二百餘萬;公營機構的主席或總裁,動輒三百至六百萬,金管局總裁任志剛更是年薪千萬,為美國聯邦儲備局主席格蘭斯平的六、七倍。這般高薪及普通市民飽嘗失業、減薪與凍薪的情況下,公務員仍年年實際加薪,民間不怨氣衝天才是咄咄怪事。數日前,公營的九廣鐵路公司被傳媒揭露,其管理高層不但坐擁高薪厚祿,還享受著窮奢極侈的褔利。以主席楊啟彥為首,前十名高層管理人員總年薪超過3,400萬元,較特首在內的十大高官的總薪金還要多1,000萬。

 

真不明白,高官這般高薪,就算減一、二成,於他們的生活享受又有何傷?為何每遇減薪要求就砌詞狡辯,緊緊按著自己荷包,一毛不拔。

 

代表基層的立法會議員反應就更有趣,他們質疑自由黨的背景「太富貴」,減薪行動是政治姿勢,逼政府跟隨的效果不大,他們無意跟隨。「富貴」又怎樣,總之自由黨議員肯自動減,你們是一毛不拔;「政治姿勢」又怎樣,總之自由黨議員肯費錢費力去做一個當前有益有建設性的行動,你們就姿勢都吝嗇。

 

民主黨張文光揶揄自由黨減薪是「九牛一毛」,認為現時工人生活艱難,擔心自由黨「減少少」帶動減薪潮。張文光所言差矣,「減少少」及「九牛一毛」總好過你們一毛不拔。諸葛亮有言,勿以事小而不為,人家「減少少」,為何你們就是完全不減。李卓人痛罵:「自由黨是想製造減薪潮,心腸很壞……根本就是為商界減薪造勢」;劉千石道:「公務員此刻都不好過,我們不會於此時落井下石,推動另一次瘦身潮」;梁耀忠更嘲笑「自由黨太有姿勢,幫不到社會。」

 

我們這些尊貴的議員,平日在廟堂高談闊論,對政府極盡批評之能事,但一談到自己切身利益,就左推右卸,極度自私。自己不肯減薪就罷了,還要對坐言起行的同僚冷嘲熱諷,亂扣帽子,並且搬出「工人利益」、「社會利益」為保護自己私利的擋箭牌,我算開了眼界。

 

減薪減得多當然好,減少少亦不錯,減薪最大的意義不在減多少,而在向市民傳達一個清晰訊息:我們願意與全體市民共度時艱!

 

不要看輕這個小小姿勢,這是顯示我們尊貴的高官及議員對市民有政治承擔,會起著紓解民怨及加強社會凝聚力的作用。高官、議員捨此不為,除了証明他們的自私、冷漠和缺乏政治智慧,還可以是什麼?

 

我們或許不應只責高官、議員,畢竟他們只是社會的一個縮影,有怎樣的市民,就有怎樣的高官、議員,香港人普遍都是自私的,大難臨頭各自飛。想到美國人九一一事件後,國難當前,全國上下同仇敵愾、守望相助,心裏不禁沉重起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