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近日社會一些大小事的簡單看法

最近弄至滿城風雨的陳茂波事件,陳局長緣何被猛烈抨擊?劏房及囤地不是問題,要害在於陳局長申報利益和轉讓囤地權益的閃縮,交待有語多不盡不實、語焉不詳之嫌,令他大大失卻誠信。而誠信,是當今市民對高官特別重視和要求的,他們對一切的濫權謀利都深惡痛絕。 

恒隆集團主席陳啟宗在論壇上向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發炮,公開批評他的公共財政政策,並責他為「大罪人」。

陳啟宗對近年香港政府庫房每年都有數百億元的盈餘,卻祇集中把盈餘用作派錢之上,而沒有在基建上下工夫的狀況十分不滿。他提到「以往這幾年已派了2000億元,2000億元可以建造30間科大或者瑪麗醫院,那我們為什麼不為香港長遠持續繁榮着想,將盈餘用在最合適地方呢?」

陳啟宗罵財爺應用不用,不應用而用,對財爺的保守理財取態的不滿,溢於言表。我同意,財爺某些理財措施有改善空間,包括派錢,但他的審慎理財主流取態,我支持。

女教師林慧思在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不滿青年關愛協會用大型橫額遮擋法輪功攤位,她質疑警方沒有即時執法,隨即以粗口破口大罵警方。  

林慧思的行徑引起社會極大的爭論,不少人認為林不是在教室內講粗口,沒有失卻她教師的身份,不可深責。個人對這種看法十分保留,教育其中一個重要環節是教學生知書識禮,戒絕粗言穢語。教師在這方面應該以身作則,不宜雙重人格。如果教師做不到這點,溫文爾雅僅限於課室內,在外則肆無忌憚地大講粗口,這樣的形象內外毫不一致,恐怕很難令學生信服和接受,教育的作用縱使不是盡失,總會大減,林的行徑因此絕不可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