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20)

性格和才能決定命運

(原文發表於2003726)

 

 

七月十七日董特首宣讀了「罪己詔」,不少人認為這是一篇有血有淚、感人肺腑的佳作,更多人則認為好則好矣,就是遲來了一點,連對市民說一聲對不起也吝嗇,誠意不足。我自己嘛,不但不為所動,反而更加反感。

 

董說:「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如我決定去,是個很容易的決定,很容易做的決定。留下來很艱難,要有勇氣,要有更大付出。香港是我家,我出任特首,希望能夠盡我力量,在香港面對這麼巨大、歷史性時刻,能夠作出一些貢獻。」他承認過去六年有過失,也了解市民的批評和不滿,但認為自己正確態度應是積極面對批評和改善自己。

 

他接道:「在香港最困難的時候,在香港最需要政治穩定、社會穩定的時候,在香港經濟轉型的關鍵時候,離開崗位是不負責任的,將為香港社會帶來更大變數,更多的不穩定困素。我自己覺得,為此我一定要堅守崗位,繼續帶領香港向前進。」

 

董特首的說話,令我想起楚霸王項羽,這個一世之雄,兵敗而被逼在烏江江邊自刎前嘆道:「天亡我,非戰之罪!」項羽倒行逆施,剛愎自用,有一范曾而不能用,終失天下,臨終依然不懂得反省,乾脆將失敗歸咎於天意,缺乏自知之明,莫此為甚!董特首弄致民怨沸騰,盡管有所反省,但反省不夠,缺乏自知之明,起碼他對自己的政治才能依然有自信,不然不會說希望留下「作出一些貢獻」,「繼續帶領香港向前進」。

 

董特首的說話,令我想起晉朝的周處。周處年青時乃一名典型惡霸,作惡多端。某日,他聽聞百姓深受三害之苦,一時大動惻隱之心,決心為百姓除害,先除南山白額虎,再剪長橋黑蛟龍,輪到要除最後一害,然後發覺竟然是自己。周處二話不說,乾脆退出江湖,奮發讀書,最後做了大官,成一代英傑。董特首可知自己是市民一害?何不效法周處,自行了斷,盡快退出香港政壇,讓有能者繼位,這才是對國家、香港及市民最大貢獻。

 

董特首的說話,令我想起牛。牛很勤力,牛有脾氣,執拗異常,牛很蠢,與豬不遑多讓。董特首的勤政是有名的,每日辦公時間都是「七十一」﹝早上七時至晚間十一時﹞;董特首相當固執,看法一定,不容易改變他;任勞任怨,面對困難,仍然堅忍撐持,勇往直前,但就是缺乏智謀。

 

愈來愈覺得性格和才能對個人命運影響的重要,董的性格和才能正一步步鑄成他的悲劇命運。為何特區政府過去六年每每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不果?我看與董特首寡謀寡斷及優柔很有關係,縱使間中多謀,亦是謀而不善居多。寡謀寡斷起因於思考能力弱,無論分析、判斷及作結論,舉步維艱自不待言。缺乏敏銳的思考力,董特首的勤政、使命感就不再是優點,而是缺點甚至大害。思考能力決定方向的正確與否,方向錯誤,愈是勤力,愈是有使命感,祇能愈使錯誤擴大,使災難加深。

 

董特首缺乏居大位必要的性格和權謀,缺乏領導能力,憑甚麼能「帶領香港向前進」?繼續居其位,不但不能「作出貢獻」,反會累了國家,累了香港,累了市民,客觀進程不會被主觀意願改變的,董建華若是真的愛國愛港愛市民,就應盡速退位讓賢。

 

進退得時是政治智慧,董特首迄今仍未顯示他具有政治智慧,願他最低限度在這點做齣好戲,則國家幸甚,香港幸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