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1)

 施永青的無為而(11)

(原文發表於2004430) 

骨子裏不重視有為   

推動社會進步的是有為,歷史上一切偉大人物青史留名都是因為他們的傑出作為,無為是特殊社會條件下領導人無奈的選擇。創造歷史,鞭策時代前進的,是一切想追求卓越的人,是他們的思想和行動(有為也)改變了一切。沒作為的人對此毫無貢獻,勉強說有,也祇能是作為反面教材的貢獻。 

世事就是這般奇妙,上面有為,自會啟動良性循環,觸發下面有為,最終則全民皆為。相反地,上面無為,以便下面有為,卻為下面管理層創造了一個混水摸魚、上下其手及各取其所需的機會。公司主席無為,下面的董事有兩個選擇:想攬權、有為的,則充分利用公司主席的無為而為所欲為,還美其名為不想有負主席的信賴和授權;想偷懶的,不求卓越但求吃喝玩樂的,則充份利用公司主席「無為而治」的理念,一於無事無為,甚麼都往下推,還振振有辭地說:「我無為,下才有為。」誰也怪他不得,大家還要大讚他是主席的好學生,能堅定不移地執行「上面無為,下便有為」、「老闆無為,員工才可以有為」的管治政策。董事下面為區域經理,區域經理亦可以有上述兩個選擇,總而言之,每層管理都可選擇有為或無為,而不論他們怎樣選擇,都是理直氣壯地正確,誰都不可非議他們。 

下面管理人員攬權,會造成大小藩鎮割據,中央大權旁落;下面管理人員逃避責任,無為無事,沉迷於尋歡作樂,容易形成腐敗。「上面無為,下便有為」、「老闆無為,員工才可以有為」雖然包含有為(下的有為),但同時亦包含了無為(上的無為),但上為主導,上面無為,而下面可以持續有為的,未之見也。既然上面不提倡不鼓勵自我有為,最終一定會使整間公司上上下下都無為,所謂「下便有為」祇是「假、大、空」。 

「上面無為,下便有為」表面上推崇有為(犧牲上面的「小」有為來換取下面的「大」有為),但實質上客觀上欲催生了整體無為。在這個意義上,「上面無為,下便有為」的管治理念包含了不重視有為甚至反有為的因子。 

上下有為,可以各自精彩和各自滿足 

施永青先生似乎不知道,上的有為與下的有為是完全可以並存及相得益彰的。上下祇要做好權責分工,自可各在自己的工作範圍內發揮自己的創意,也就是說,祇要不要侵犯別人的權責,上有上為,下有下為,皆大歡喜,說上有為會打擊下面的積極性,不知從何說起!一般來說,上級負責決策,下級負責執行。表面去看,決策是宏觀的,執行是微觀的,前者較後者更具挑戰性和滿足感,其實是各有各精彩,各有各的挑戰性和滿足感,難分高下,主要看當事人本身的才幹、性格和價值取向。更何況,上下是相對的,公司主席與董事相較,主席為上,董事為下;董事與區域經理相較,董事為上,區域經理為下。公司主席以下的每一階層管理的工作都包含決策和執行兩種成份:董事要執行公司主席的決策,但他往往要制定自己部門的決策,交由下面的區域經理執行;區域經理要執行上司董事的決策,但同時又制定下轄區域的種種決策,交由下面的分行經理去執行。既然每個管理人都決策與執行兼具,老闆以下的管理人由於祇負責執行,故此得不到成就感的說法就不成立。 

成功授權三部曲 

我在《施永青的無為而治(4)》中道,施先生的「無為而治」主要包括三點:(1)自己刻意不管,多留一點空間給下屬;(2)上面無為,下便有為;老闆無為,員工才可以有為;(3)領導人不要胡作妄為,應該順應自然。 

用現代管理學的術語去演譯,第(1)點主張上級要下放權力,第(2)點主張全面授權,授權愈大愈好,第(3)點主張不要濫權。 

我在上文又道:〝在每次「無為而治」的發言或論述,施先生大多數時候提第(1),有時旁及第(2),間中則三點都一併提,構成他的管治思想體系。第(1)點的提法為體系主體,第(2)次之,第(3)則更次。〞必須補充,上述的三點名次是施先生發言提及它們的次數(數量)去排列的,若從施先生施政的傾向性和平日的言行(即質量)去衡量,第(2)點才是主體,第(1)次之,第(3)最末。我費較多的篇幅去評論第(2)點,良有以也。 

施先生的授權觀,另一大毛病就是過份簡單化,祇是方向式的說要授權,要全面授權,但該怎樣授權,他就語焉不詳,完全缺乏具體步驟和內容,他下面的人唯有自己去抽象理解及畫自己的彩虹。 

美國管理學者Dennis Kinlaw指出,上級要成功地授權,首先要跟下屬一起訂立一個明確目標,讓他們清楚自己擔當的角色、可運用的資源及權力範圍。第二步是如有需要,得為下屬提供相應的培訓,使他們無論在心理或技能上都有充足的準備,能克服將會遇到的困難。最後,公正地評估下屬的成績,令他們知道哪方面做得出色,哪方面仍有待改善。能夠做到「訂立目標、培訓及評估」這三部曲,就可以放心地將權力下放到下屬手上。 

希望Dennis Kinlaw的意見,可以稍補施先生「無為而治」過份簡化、空洞的真空,讓他的信徒較為有規可循。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