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9)

 

施永青的無為而治(9)
(原文發表於2004413)

 
違背授權要因人而施、因時制宜的原則

授權要因人而施,而人包括授權者及受權者。

需授權多少,得看領導人的能耐。領導人主要分二種:劉邦、劉備型及曹操、毛澤東型。

漢高祖劉邦是大流氓一名,本事方面: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遠遜其下屬張良;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遠遜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遠遜韓信。在上述每一方面劉邦都很草包,唯有重用張、蕭、韓三個人傑,授以大權,終得天下。蜀先主劉備文不如諸葛亮,武不如關羽、馬超,根本缺乏打天下的本事,未得諸葛亮之前,連一個像樣的地盤也沒有,如喪家之犬,到處流竄,靠人為食。三顧草廬而得諸葛亮,委以軍國大事,乃可與曹魏、孫吳鼎足而三。

魏武帝曹操和毛澤東,雄智過人,多謀善斷,詩酒風流,既是大政治家、大軍事家,又是大詩人,理論與實踐俱精,打天下的才智及性格勝身邊的文臣武將甚遠,他們對(即使是最高級的)下屬的授權便少了許多。曹操三十多年戎馬生涯,經歷大小戰役過百,大戰役如官渡、赤壁,中型戰役如討董卓、收降張繡、破滅袁術、擒斬呂布、北征烏桓、敗馬超及滅宋建,無一不是御駕親征,自己跑到最前線衝鋒陷陣,指揮一切。在國共內戰期間,作為軍委會主席,毛澤東親身領導和指揮整個解放戰爭,給各方面軍領導人所下的指示不下數百條,這些指示主要是戰略指導,固然不乏方向性的(有關做甚麼”),但更多是巨細無遺的具體指引(有關如何做”)。就授權程度而言,劉邦、劉備授權大,曹操、毛澤東授權小。兩劉未必樂於放權,限於才智或疏懶,不得不放;曹、毛亦不見得喜愛攬權,是形勢逼使他們要使出渾身解數,盡釋才華也,過份授權才幹相對較弱的下屬,他們打天下的過程必然漫長些及沒有那麼精彩。 
授權要看授給甚麼人,受權者具備足夠才幹的,甚至勝過授權者,授權是最好的選擇。受權者才具不足,則授權不但害了他,亦害了公司,他在公司的職位越高,所造成的禍害越大。戰國時,紙上談兵辯才無礙的趙括被趙王拜為大將,領軍迎擊秦軍。長平一役,趙括指揮失當,喪盡趙國精銳四十餘萬,趙國自此一蹶不振,終為強秦所滅。胡亂授權之害,能不令人悚然心驚?
不是每個領導人都有機會授權,劉邦起兵之初,在沒得到張良、韓信及蕭何之助前,下屬較他更草包,劉邦無人可授權,軍國大事被迫要自己一手抓。劉備沒羅致諸葛亮前,亦是如此。在草創階段,限於人才及錢財,領導人往往無人可授權,甚麼都要親力親為,這是必要之惡,無可厚非。 
不授權或授權小有時是客觀現實或形勢需要:領導人有些權力是不能下放的,行使之不盡是為了集權,而是居其位的責任;有些權力可以下放,但當下屬沒有相適應的才智、品德或性格,還是不放或小放為佳。更好的處理,是留此等下屬在身邊,讓他們從旁觀摩學習,好好培訓他們,本領練好了,再授權未遲;小權力下放通常沒問題,用錯人亦無傷大雅,但影響重大的大權,則絕對不宜輕率放授。劉邦、劉備自己草包,有自知之明,授權較大,但不論怎大,任命高中級臣將的大權還是牢牢地握在手中,絕不假手他人。劉備的兒子、成語樂不思蜀的主角蜀後主劉禪乃弱智君主,幾乎甚麼都授權給丞相諸葛亮,但諸葛亮不敢僭越,凡委任高中級臣將,都以奏請形式透過後主做;當組織規模小,小而少的授權便可,規模大,非大而多的授權不辦;非常形勢,非常措施,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考慮到和平環境中的對外軍事鬥爭需要更強的政策性和統一指導,毛澤東規定對外鬥爭大事小事都要請示報告,授權於是靠邊站。 
綜合而言,授權的程度,與領導人的才幹及勤奮成反比,與下屬的本事成正比。放權許多時候是必需的,但又不可亂放,得因人因時而施。「上面無為,下便有為」,「老闆無為,員工才可以有為」,鼓吹的是全面授權、極端授權,主張領導人無事無為,一切委諸下屬,完全不考慮授權要因人因時而制宜的基本原則。這樣的管治理念,是否略嫌粗疏、以偏概全?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