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7)

施永青的無為而治(7)

(原文發表於2004326) 

毛澤東的指示 

對下屬從來祇給意見,不給指示,施先生自詡為「無為而治」的精髓,是「老闆無為,員工才可以有為」的最佳體現。你道古往今來的著名領導者會認同施先生這種取態嗎?不提別的,就談施先生青年時代十分崇拜的毛澤東罷。根據統計,在指揮解放戰爭三大戰役(遼瀋、淮海及平津)中,毛澤東起草了大量指示文電,長長短短不下三百餘則,且引幾則以饗讀者:

  1. 1946112日,於遼瀋大戰役中其中一個小戰役「新開嶺戰役」,解放軍在東北戰場首開戰殲滅國民黨軍一個整師的範例。毛澤東於119 日致電林彪:

    「你們此次作戰經驗很好。

    第一次集中五個團打二十五師未奏效,第二次
    (十月三十一日至十一月二日)集中八個團打該師,就勝利了。以後作戰凡打大一點的仗,總要集中十團八團兵力,最好能集中十二個團打,以期必勝。這是戰役上必須集中兵力。

    戰術上亦須集中兵力。你們三十一日包圍二十五師,一日九次攻擊皆未奏效,二日拂曉集中炮火攻破北山一點,從此擴張戰果,即於半天內將該敵全部殲滅。爾後作戰每次均須採用此種方法。」


  2. 19477月中,劉鄧(劉伯承、鄧小平)大軍對羊山集地區國民黨軍發起攻擊。攻擊中,毛澤東致電劉鄧:

    「為迅速擴大已取得的主動權,應即短期休整,速向大別山躍進。羊山之敵如能迅速殲滅,則殲滅之,否則即轉入休整。」

    7
    23日,毛澤東再次指示劉鄧:

    「對羊山集、濟寧兩點之敵,判斷確有迅速攻殲把握,則殲滅之。否則,立即集中全軍休整十天左右,除清路過小敵及民團外,不打隴海,不打黃河以東,也不打平漢路,下決心不要後防,以半個月行程直出大別山,佔領以大別山為中心的數十縣,肅清民團,發動羣眾,建立根據地,吸引敵人向我進攻打運動戰。」


  3. 在晉察冀戰場,聶榮臻所統率的晉察冀野戰軍於19471019日在方順橋完成了對國民黨第二軍的包圍,並於翌日全殲之。毛澤東於1023日指示聶榮臻:

    「二十二日十時電悉,清風店大殲戰勝利,對於你區戰鬥作風之進一步轉變有巨大意義。目前如北敵南下則殲滅其一部,北敵停頓則我軍應於現地休息十天左右,整頓部隊,恢復疲勞,偵察石門,完成攻打石門之一切準備。然後,不但集中主力幾個旅,而且要集中幾個地方之旅,以攻打石門打援兵姿態,實行打石門。」
     

林彪、劉伯承、鄧小平及聶榮臻俱為獨當一面的一代名將,毛澤東於千里之外仍事無巨細,一一詳加指示,不但指出方向,亦示具體細節,有如慈母教子。施先生知之,一定視毛澤東為不懂權力下放,毛的有為,會造成林、劉、鄧、聶的無為,一代偉人,不外如此。但一切對管理學稍有涉獵的朋友,大抵看法迥異,深深了解毛澤東不過是估計到下屬可能出現的失漏或看不到的妙著,故事先指導一番,以便下屬勝得更精彩,以盡自己作為最高統帥無可推卸的職責而已。 

在適當時候給下屬指示及督促他們執行是領導人責任之一,施先生似乎還未明白。 

曲解將能而君不御者勝 

為自己的無所事事尋找根據,施先生除喜搬出《老子》的「無為」(其實是名相同而意不同)外,引用亦多的要算孫子的名言將能而君不御者勝。他於1999524日《地產老施》專欄中道:「孫子兵法有謂,將能而君不御者勝。意思是說:將帥有才能而君王不直接駕御的情況下才可以取得勝利。這反映孫子亦懂得無為而治的道理。」 

將能而君不御者勝,語出孫子兵法第三篇《謀攻篇》,語中的 字,本指駕御馬車,但在這裏指干涉、牽制或干預,整句意謂:「將帥指揮能力強而國君不加干涉的,會勝利」,施先生稍為曲解此句原意。施先生將孫子這句名言理解為權力下放,但他看不到此句的潛台辭:將不能而君不御者敗”(將帥指揮能力弱而國君不加指導的,必敗)。將帥能而放權,固當如此;將帥不能而仍放權,是為失職,國君要對由此產生的一切不良後果負責。將能而君不御者勝與其說它強調放權(施先生的意思),不如謂它強調在上位者放權的條件,強調在上位者的責任。許多時候,上級(老闆)的親力親為是必需的責任。 

是相對的,以上文《毛澤東的指示》為例,林彪、劉伯承等名將用兵如神,當然為能,但毛澤東乃數百年一遇的大軍事家及偉大統帥,更能!相形之下,前者為不能,毛澤東唯有之。 

施先生是一個逃避甚至推卸責任的領導人 

施先生的「無為而治」,如果祇是「留一片空間給下屬有所作為」,問題不大,但進化至「上面無為,下便有為」及「老闆無為,員工才可以有為」,倡議在上位者不事作為,全都委之於下屬,便十分有問題。萬一該等下屬才疏智淺,局勢隨時可以弄致一發不可收拾,傷亡枕藉。 

各位朋友,居其位而不謀其政,施先生的言行不是主張領導人逃避甚至推卸應有責任,是甚麼? 

主張逃避甚至推卸應有責任的人,通常本身就是逃避甚至推卸應有責任之人。如果他不光說,還身體力行,結論更是不言而喻。在這個意義上,說施先生是一個逃避甚至推卸應有責任的領導人,應不為過。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