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

 前言 

今天晚上我和太太會離港到北歐旅遊三個星期左右。今次旅遊比較特別,我們是乘郵輪周遊的。

 

旅途中,由於通訊不便及節目頻密,我恐怕撰稿難以穩定,脫稿在所難免。力所能及,我希望每星期總能至低限度有一篇文章會友。作為補充,我會選一些我比較滿意的舊文與未看過的讀者分享,希望他們仍有得著。 

 

我的舊拍檔施永青最近因著強敵鏈家而大論有為之治與無為而治,那我就湊熱鬧以《施永青的無為而治》文章系列打頭陣吧。

 

   

施永青的無為而治(1

(原文發表於2004113) 

 

撰寫此文的緣起  

走進施永青先生的世界,常接觸到的便是他的「無為而治」。無論跑到哪裏,他都不忘弘揚這種管治哲學,在報章上是這樣,在電台上是這樣,在電視上亦這樣。看來,他是以之作為傳世之作了。 

 

去年十月二十一日,於鄭裕玲主持的電視節目《不一樣的時刻》,施永青先生又再一次借機鼓吹他的無為而治,謹將施、鄭兩人當時對話的有關片斷原話照錄,以饗讀者:

 

 鄭:你的一生人當中直至現在為止,有沒有那一段時刻對你非常之重要?

 

施:說一段較為有趣的,那一段時刻對我都相當重要,是有關我在廁所得道。那時我有一個習慣是在廁所看書。有一次我到新界參觀一間道觀,有一些書籍是非賣品,其中一本叫『道德經』,我隨手拿了一本。早期看不入眼,根本接受不了它的理論,於是把書放在一旁。

 

有一次急需要去廁所,找不著書,便隨手拿了一本,剛好就是這本『道德經』。可能人生經驗多了,從前不明白的,當時卻恍然大悟,覺得句句都說到心底裡,我發覺自己的想法與老子的想法十分相近,例如老子說〝無為而治〞,即不要自以為自己甚麼都懂,胡作妄為,應該順應自然去做事。老闆都自以為是,以為自己雄才偉略,指示某某要做這,某某做那,要下屬貫徹執行自己的主意。下屬的積極性會減低,整間公司便只餘老闆一個人動腦筋,其他人沒有機會發揮。上面無為,下便有為,多一些空間給下屬,他們反而做得開心,因為自己想出來的東西,就像自己的baby一樣,自然想揍大它。我發覺用這種方法去管理一間公司司活力大,適應能力高,員工開心。

 

記得有一次讀到一句〝其政察察,其民缺缺〞,即是管理的人太過明察秋毫,甚麼也給你算盡,其下人民,即sales,便無“啖”好食。為何我會想起這一句呢?記得當時公司剛剛提供無線電話給sales用,當時叫『大哥大』,很昂貴的。我的partner不捨得,要買兩個電話給sales用,便要訂立規矩如何使用才行。我當時就只說了四個字:「公事才用」,這是一個原則。我partner當時對我說:「你懂不懂得管理?這樣如何管得好?」,他訂立規則如誰申請便要登記、要說明電話是打給誰,事後可以翻查是不是和女友煲粥、電話平日存放於那裡、由誰保管、如果破壞應該如何賠償。

 

鄭:都算得很盡。

 

施:之所謂〝其政察察〞。我說寫那麼多幹甚麼,你好像下決心不讓人用,單是看規則也甚費事,結果是所有人都怕煩,寧願不用,那麼公司買了兩部電話卻沒有人用,不是更浪費嗎?所以如果計算得太清楚,訂得太細緻,是明察但反而壞事,用都沒有得用便是〝其民缺缺〞了。因此,我發覺老子『道德經』內都有很多道理,後期才花心機去看,發覺對管理及對做人都很有幫助,所以那次在廁所得道,對自己人生都有影響。

 

施先生的看法,特別是有關使用無線電話,是否正確無誤?喜看我專欄的讀者,通常思考能力都較高,大家不妨思索一下,看看你的看法和我於文後所陳述的有何不同。

 

無獨有偶,最近接到一位匿名讀者從加拿大寄來一則剪報,是施永青先生於其專欄《天道今說‧諸子爭鳴》的一篇文章《無為勝有為》,剪報沒有說明文章刊於何報(估計不是加拿大的星島日報就是明報)及刊登日期,我亦將此文全文照錄:

 

地產代理是一種要求進取有為的行業,所以每當我告訴人們,我是以無為的方法來經營中原地產時,引來的都是一種懷疑的眼光,以為這只是一種標榜罷了。但不管讀者心裏有何想法,我對「無為而治」是深信不疑的,我不但把它視作一種可以說得通的理念,更把它應用在日常的工作中,並且取得了明顯的成效。

 

中原地產由我與一位我的中學同學一起創立。開始的十多年,基本上以我同學的方式去管治,我只在旁協助;最近十年,才以我的理念為主導。事實證明,我以無為的方式來經營,公司一樣可以快速成長,業績增長數以倍計。

 

我那位同學辦事非常勤力、認真,二十四小時都在戰鬥狀態,作為一起創業的伙伴,實在不可多得。然而他的堅強意志卻令他收不到客觀信息,碰了壁也不繞道而行,撞到頭破血流也永不言敗,所以要跟隨他一起工作絕不好受。他自己的愛將也捱不到一、兩年,就得全面換班,令公司付出沉重代價。後來他得離開公司的管理層,亦是因為他與公司其他的管理人員無法合拍造成的。過分有為往往產生很大的破壞力。

 

相反,我卻是相對懶惰的人,我的同學很難想像我這類只在辦公室裏看看報紙挖挖腳趾的人竟一樣可以令公司茁壯成長,站穩市場領導者地位。

 

其實,我的手法很簡單,我不主觀地先定立一套非要員工跟著去做的宏圖大計,員工就有空間去發揮他們自己的創造力。他們自己設想出來方案,他們自然盡力去令它成功,落力的程度遠超單是執行老闆的方案。所以老闆無為,員工才可以有為。一間只有老闆有為的公司,一定敵不過全公司都可發揮創意的公司,此之所以無為勝有為也。

 

施先生談論他的無為而治理論時,每愛將我拿來作為反面教材,以顯突他的偉大正確,今次亦不例外,《不一樣的時刻》對話中所提及的「Partner」,《無為勝有為》文中的「中學同學」都是指我。對於施永青先生過往的錯愛,我一直都一笑置之,但這次開始起了微妙變化,覺得有需要講幾句話,一則因為談論我時,施先生往往歪曲事實(他於20034月號的《中原天地》所撰寫或指示別人撰寫的『中原集團簡史』便是歪曲的典範,與斯太林當權時蘇共所編纂的黨史無異,我日後自當為文還真相一個公道),如我繼續一笑置之,真相將永不為人所知,積非成是;二則因為施先生的理論,乍看胸襟廣闊,充滿道理,其實謬誤甚多,偏偏又非而似是,邏輯能力及古文基礎稍弱或對老莊毫無認識之人(社會大多數)很易著了道兒,有需要撥亂反正。施先生講「無為而治」這麼多年,印象中從沒人公開指出其謬處,相反地,對之歌功頌德倒大有人在,是時候挺身而出,揭開其面具了。 

 

~待 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