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及90後的行為特點再曝露

627日,特首梁振英以校監身份主持香港演藝學院畢業禮。大家可曾留意,這個畢業禮鬧出一個不大不小的風波?未了解詳情,可參詳附列的新聞報導。 

演藝學院二十出頭的眾多學生,趁畢業禮對主禮的梁特首作出種種無禮行為,令不少教育界人士搖頭歎息。 

一位資深校長於事件發生後憤憤不平地「炮轟」演藝畢業生:「他們覺得自己全對,不但不尊重那場合和嘉賓,更加不尊重自己,完全是無禮貌和失儀。」 

校長覺得畢業禮是莊嚴場合,學生在台下示威是可以的,但部份上台的人向校監(梁特首)來個三鞠躬,甚或豎起中指,便不可接受,「他們有否想過為何要穿黑袍?因為那是個莊嚴的儀式,對衣著或行為皆有規範,他們不穿牛記笠記赤腳上台,原因在此」,「後生一輩太自我、過份有主見,但看事物過於膚淺簡單,往往變得只流於肆意批評別人,而不懂設身處地去考慮他人的處境」。 

她認為所有父母有責任去引導子女重拾昔日顧己及人、互諒互讓的港人精神。她同時認為,「現時社會風氣不好,但不是一時三刻可以糾正過來。父母要正視這問題,平日要多些跟小朋友討論時事,教他們明辨是非、多角度去看問題,要嘗試從別人的角度出發,不要以為自己全對。」 

校長上述的批評,言之成理,擲地有聲,相信是香港絕大部份有識之士的心聲。 

校長又質疑,為何演藝學院的校長和老師這麼失敗,沒有教好學生基本禮貌和尊重(自我尊重和尊重別人)之餘,更沒有制止部份學生的無禮行為。 

校長的質疑,引起我強烈的共嗚。十二年前,我一如既往以嘉賓身份參加本港某著名大學的周年晚宴。酒酣耳熱之間,突然聽到一聲巨響,一隻破舊的波鞋自高空而降,掉在嘉賓桌的菜饌上,一時肉汁四濺,嘉賓們頓時驚聲四起。隨即看到十餘個大學生手持已開樽蓋的啤酒,急搖之下,十餘條酒柱先射向高空,繼而如驟雨般散落到兩桌賓客的衣服上。嘉賓們(特別是女賓)受到這個第二重擊,不禁狼狽異常,鬧事的學生則格格大笑。 

我這個嘉賓,一如兩桌其他賓客,亦同樣遭受兩大重擊和侮辱,幸好我還算沉得住氣,沒有驚惶失措。趁鬧事學生收兵後,我冷眼望向鄰桌的大學管理層,他們倒修養很好,遇到這樣的意外,竟能若無其事。由事發至散席,從未見任何一位大學管理高層挺身而出,制止及譴責鬧事學生的暴行和向受害嘉賓道歉。 

事件發生後的一個月內,我期望著大學當局的正式譴責和道歉,但這個卑微的期望註定永遠落空,譴責和道歉不光一個月內沒出現,以後也沒出現。 

該如何看待那次晚宴風波?個人的感受和資深校長十分雷同:校方平日管教無方,鬧事大學生的出現和那樣的管教有脫不開的關係;沒有譴責,是懦弱,沒有道歉,是無禮;學生損人利己,將自己的虐人快樂建築於別人的被虐痛苦上,是一種變態;打擊權威(行政長官、嘉賓)以發泄久積的怨氣,是自大又自卑的表現;演藝學院畢業禮事件和大學周年晚宴事件雖然時空不同,但本質卻出奇地相同,都顯示著校方的無能、怯懦和放縱,顯示著80後及90後的自大自卑、自以為是和目中無人。 

自此之後的十年有多,我再沒參加該大學的周年晚宴。

附文

628太陽報專訊】民望低處未算低的特首梁振英,昨以校監身份主持香港演藝學院畢業禮時,被畢業生以創新手法諷刺,包括背向行禮、當梁隱形,當面做出「交叉」、「下台」以至粗口手勢等,亦有人向梁遞上平反六四紙條及高呼爭取普選口號,在台下集體高舉「我要真普選」橫額,梁全程強顏歡笑。

梁振英近年出席各大專院校的大小儀式及畢業典禮時,多次遇上學生示威,部分更爆發衝突導致學生與學校保安受傷,但昨日畢業的演藝學院學生,則發揮其演藝才能,利用自己上台向院長校監鞠躬的短短數秒鐘時間大玩「行為藝術」,以和平手法表達不滿。

拒絕行禮 掂行掂過 

典禮開始時,不少畢業生拒向梁振英行禮,轉向台下學生及家長鞠躬,或索性當梁隱形「掂行掂過」撥頭髮。其後多名畢業生即場發揮創意,包括向梁倒豎拇指、像演話劇般做出無奈表情及背向梁攤大手板、故意拉起畢業袍以臀部對着梁振英、跪地要求梁辭職、向梁展示粗口手勢及行三鞠躬禮等,亦有學生直接高呼「689(梁振英在特首選舉的得票)下台,我要普選!」期間梁振英強顏歡笑,台上演藝學院高層則無奈黑面。其中一批電影電視學院學生高舉「我要真普選」標語,另一批舞台及製作藝術學院畢業生則集體做出交叉手勢。梁振英在典禮後表示已聽到同學聲音,又澄清自己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整個問責團隊合作無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