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范椒芬,是忠是奸?是正是負?(1)

 

抨擊失當,反顯羅范優點

早前閱報,赫然發覺鄭經翰破口大罵羅范椒芬: 

『作為梁振英的大內總管,羅范椒芬的說話更令人憎惡。對於新政府一籌莫展的爛局,羅范椒芬雖然承認落實政綱方面好低劣,但同樣諉過於人,責任全在立法會的反對派議員和不肯給予機會和時間的社會大眾,所以問責官員推德政也不獲讚賞,動輒被外界批評。結果,有能之士都不肯挺身而出為政府和社會服務,因而施政困難。 

最離譜的是,自己施政無能,羅范椒芬一類謀臣不反躬自問,進行自我批判,反而戀棧權位賴死不走,竟然還敢厚着面皮要求公眾給予更多時間落實政綱,因為問題存在已久,積習難返,梁振英的政綱十年也做不完。這類所謂謀臣,不但誤盡蒼生,更祇會令主子眾叛親離,不盡快清除,結果祇會落得與子偕亡。』 

由於不大了解羅范椒芬招罵的根由,慌忙尋找有關她接受專訪的報導。明報620日這樣報導: 

羅范:梁政綱10年做不完 

【明報專訊】71日便是特首梁振英上任一周年,本報邀約各界代表議論政府在數個政策範疇的功過,首集先由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與前公務員事務局長王永平,大談管治及政制發展。 

政治氣氛差過2003 

在特首選舉時擔任梁振英競選辦主任的羅范椒芬形容,梁班子上任一年,已努力落實競選政綱,但精力與成果未必成正比,直言「呢份政綱10年都做唔晒」,若以政綱落實為準則,給梁振英表現評分,「咁就真係好低分,因好多問題累積」,並不公道。羅太又形容香港目前的政治氣氛較2003年時差,令加入政府的人才在「熱廚房」前卻步﹕「香港仲有幾多個頭畀你斬?」 

「家有僭建」 人才拒做公職 

羅范椒芬形容,梁班子上任接連發生事故,包括膠粒冲灘、南丫島海難、湯顯明醜聞等,「令人覺得政府好爛」。她慨嘆現時的社會氣氛,令人才都不敢加入政府,「我曾經找一個很有能力的人,不講做班子,我問對方有否興趣做公職,對方也說﹕『你不要找我,我家有僭建!』」 

羅太承認,董建華年代問責官員粒粒皆星,現時政治環境較2003年時更差,在問責制下官員推德政也不獲得讚賞,動輒被外界批評,直言「香港仲有幾多個頭畀你斬?」 

「香港仲有幾多個頭畀你斬?」 

問到梁振英的政綱有多少落實了,羅太隨即拿出事先預備好的文件,如數家珍地說﹕「雙非零配額、長者生活津貼、港人港地、居屋免補地價、取消勾地表、地區1億元重點工程……」但羅太說本港問題積存已久,梁振英5年任期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特別是土地房屋,5年一定做唔晒,都唔需要有任何幻想會做到」。 

問題積存已久 房屋5年難解 

有份協助梁振英撰寫政綱的羅太進一步表示,梁政綱將香港積存的問題「揚晒出來」,「呢份政綱10年都做唔晒」,更表明「邊個認為1年、5年內落實得到,他真的將管治過程諗得太簡單!」她為梁振英辯護說,因官員要花不少精力清理現時的問題,未有太多時間推出新政,但強調政綱是「指南針」,已提出解決方向。 

落實政綱好低分 努力100 

對於梁振英上台至今的表現,羅太評分有其準則,「如要你話佢已經做到幾多嘢(落實政綱),咁就真係好低分,因有好多問題積累;但如你問管治班子的努力,我會畀到90100分」,強調官員用心、朝目標努力,但精力與成果不成正比。 

梁振英當選時說要建構「香港營」,但至今似乎仍未成功,羅太反駁稱,民主派的羅致光、涂謹申也獲委任重要公職;唐營的林建岳、胡定旭亦受重用,認為只要有能力、願意任公職的人,政府都會邀請,但這是雙向的,「要兩個人才能跳探戈(It takes two to tango)」。 

羅范椒芬亦認為梁振英有做到「聽、定、撐」公務員,透露現時問責官員、行會成員、常任秘書長都會一同討論政策,令實行時可步伐一致,而梁振英成立有關土地房屋、人才培養等工作坊,邀請各局長及常秘出席。』 

羅范在專訪中說得相當合情合理和誠懇,鄭經翰的指責反倒流於偏激、偏頗和主觀。 

羅范今次無辜挨罵,令我記起2006年初,張文光和教協的教師們痛罵時任教育局常務秘書長羅范的「涼薄」,起因是教協旗下兩位女教師自殺了,教協認為她們是因為受不了教改的壓力。羅范面對媒體時答辯:「如果是,為甚麼祇有兩位老師(自殺)呢?」張文光等人因此批評羅范為人「涼薄」。 

從人情角度去看,羅范是口快快一時失言,但我看她祇是想闡明,在無憑無據的情況下,不能判斷教師的輕生,是否因為教改,畢竟自殺因由甚多。將羅太的一時失言,無限上綱為不面對現實、對教師沒愛心及涼薄,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我素來不聽一面之辭,罵人者要拿出罵人的理據和證據,在我沒看到該等理據和證據前,我會對那些一面之辭十分保留,罵得愈厲害就愈保留。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