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失敗 宜早普選

按中共原先的構思,隨着中國的經濟發展與國際地位日隆,香港的民心會很快回歸。屆時,即使一人一票選特首,選出來的也會是中共可以接受的人。
 
六四事件打破了中共的如意算盤。回歸後,港人對中共的向心力不斷消散,逼使中共不得不押後普選的時間。如果弄得不好,2017年的特首普選亦可能沒法落實,令泛民又有藉口指中共無意讓香港人有真普選。
 
中共向來善於統戰,而且一早已取得實力商人的支持,為何會弄到今天這個樣子呢?中共常懷疑有外國勢力煽動香港人「反中亂港」,這並不出奇;但外因須透過內因才能起作用;中共自己的行為,才是導致「反中亂港」力量有機會凝聚的主要原因。中共以簡單粗暴的方法去平息六四事件,沒法不為此而付出代價。
 
其實支聯會的一些骨幹,原先都是回歸的擁護者,司徒華與李柱銘皆有被邀請參加基本法的起草工作。中共想不到這批他們原先打算爭取的對象,最後竟變成抗共的死硬派。
 
六四後,香港的「反中亂港」力量日益壯大,原因是六四期間,港人中較關心政治的社會精英,無一例外地都加入了支持天安門學生的行列。他們後來大都成了支聯會的成員。
 
這批香港的政治活躍分子,在香港的教育界、法律界、傳媒界,以至文化藝術界,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以至他們的聲音一路主導着香港的主流輿論,令中共在意識形態方面失去了話語權,統戰亦因而無法發揮作用。
 
沒有話語權,就沒法為社會制定價值準則,亦沒法佔領道德高地。中共必須承認,自己在這方面已毫無辦法;現時已很難叫香港人放棄早在自己心中確立的民主原則,而去接受中共設計出來的選舉模式。與其節節敗退,不如一次過,讓香港人有真普選算了。這起碼可以不用再次背上阻礙港人普選特首的罪名。
 
中共必須明白,一旦失去了話語權,就不容易單靠言語去曉港人以利害,而只能讓港人親身去感受利害。中共甚至可以連底綫也不必明言,讓港人自行評估算了。當人知道自己得承受自己選擇的結果時,一定會更加慎重。
 
中共應告訴商界,今次普選特首,他們將不會介入,商界想保護自己的利益的話,必須自找代理人,並全力助他當選。在這種環境下,商界想不積極參與民主遊戲也不成,而中共也不用自己赤膊上陣。
 
至於泛民,中共亦應讓他們感到,他們是有機會當選的;那他們在訂定政綱時,就不能只談理想,不講現實,否則當選後就無法向市民交代。屆時,他們亦得重新定位,以處理好特區與中央的關係。一個身在其位的人,就不得不認真衡量利害關係,非面對現實不可。這些都要有了真普選之後才會出現。
(轉載自2013年3月27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