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致命傷–人的素質不斷弱化(77)

失言

(原文發表於20071031)

 

曾特首在10月12日接受香港電台英文台訪問,暢談其<<施政報告>>。主持人問曾蔭權是否認為民主政治會犧牲社會秩序與管治質素。曾以文革為喻,認為如果民主政治走向極端,就會出現文化大革命般情況:人民掌握一切,無從管治。曾特首對文革的錯誤理解,馬上引起軒然大波,不但暴露了他對中國歷史和國情的無知,還令人思疑他在心底裏是否反對民主。

曾特首的失言,出自他不諳中國歷史和文化多於反對或厭惡民主。曾特首不通中國文史而弄致的笑話,早已前科纍纍,一般人弄出這樣的笑話還情有可諒,曾特首這樣的中國方面大員,就情難以堪了。該怎樣亡羊補牢呢?我一年多前在<<為政者請多讀一點中國歷史>>一文給曾先生提了一些意見,看來特首及特首辦都沒看到,或知而不納。

在中國的為政者,懂一點文史,好處多多。中國歷代出色的政治家,精通文史哲幾乎是必備之技。曹操及毛澤東詩酒風流,自不待說,就連江澤民、朱鎔基及溫家寶都能詩善文。

立法會港島區補選民主派初選結果,陳太獲勝。「泛民主派初選機制召集人」劉慧卿馬上高調宣布「勝出者不代表泛民。勝出者不一定獲得民主派的票,民主派亦不會理所當然一定要為勝出者站台拉票。不過,陳太可以逐一尋找民主派團體的支持。」這就奇了,你們這個民主派初選機制不是為了從眾多有意參選的泛民候選人中選出一位最有能力及民望的代表泛民去抗衡葉劉的嗎?不是為了避免自己人打自己人以致票源分散攤薄而令葉劉漁人得利嗎?為何陳太一當選,你劉慧卿不祝福及表示支持並趁機呼籲泛民及支持民主的人團結一致,還公然落她的臉,這除了顯示你等一眾泛民小頭目目光短淺、私心自用、分散如沙及小家外,還可顯示些甚麼?劉慧卿之言,站在泛民的立場,完全是親者痛仇者快及自欺欺人的胡言亂語。大家還記得嗎,劉慧卿是數年以來攻擊陳太忽然民主最利害的泛民主派頭頭之一。最令人費解的是,劉慧卿這個「泛民主派初選機制召集人」胡言亂語之後,竟然不見任何一位有份量的泛民人士站出來講幾句平衡補救的話,倒像劉小姐所講的句句是全體泛民的共識。

李柱銘在10月17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五度公開呼籲美國總統布殊利用北京主辦奧運的機會,「促使」中國改善人權。不管大家將李柱銘文內的「to press for」理解成「促使」、「敦促」還是「逼使」,不管大家認為李文措辭溫和還是激烈,李柱銘是在國外借助甚至邀請外力 (尤其是中國的潛在主敵美國) 去干預中國國政,這是彰彰明甚的。除非李柱銘公開否認自己不是中國人,否則,就算你不可將他定性為漢奸或吳三桂,但說他喪失中國人立場,損害了中國的利益,及「漢人學得胡兒語,走上城頭罵漢人」應不為過。

陳太於葉太正式宣佈參選後,批評葉劉未有坦白交代參選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的目的,更質疑她參選的目的,是志在日後可以角逐行政長官的寶座。立法會議席代表一些東西,就是進入議事殿堂,進入建制!葉劉宣佈參選時已表明希望借助立法這個平台為港人服務,這就是她公開的目的。除此以外,葉太心裡還有一些甚麼目的,她自己如沒說明,你不能胡亂揣猜,更不能說她未有坦白交代。再說,日後想角逐行政長官,是從政者的雄心 (或野心),本身無可非議。陳太的說法,攻擊乏力,徒令人感到是對葉太欲加之罪。

葉劉在宣佈參選的記者會上,毫不避忌地說自己和陳太相比,「髮型不好,衣服不夠漂亮,沒有美麗的旗袍穿。」葉太又笑說,自己沒有陳太的煞食笑容,「笑得不及別人吸引,這些是先天的,我也沒法子加上去,如沒有酒窩,很難用手術加兩個酒窩」。聽葉太上述說話,如果不加說明,簡直以為是家中普通師奶妒忌另一個女人之言,實在有失葉太顯赫女強人身份。

向來令人以為是泛民主派人的新力量網絡主席史泰祖公開支持葉劉,並表示「葉太也支持普選,因而可被視作泛民光譜中的其中一員」。民建聯、自由黨及其他建制派的知名頭頭,在公開場合都支持普選,根據史泰祖的邏輯,他們每一個人都同樣可被視作泛民光譜中的其中一員。讀者諸君,你認為史先生的話對嗎?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