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感慨

因著「香港的致命傷」文章系列第73篇《寄語年青學子》一文,我重新看了《基層與權貴,通殺!》(見附文)。文章內容令我不無一些感慨,特別是下述幾段:

『立法會議員是議事堂的辯護士,查找高官不足是他們的日常功課,鄭議員素來是此中表表者,如今如此御用文人般地為文將許仕仁政務司司長讚得天上有地下無,是否有點弄錯了自己角色,失掉了自己的身份?

鄭議員現時為許司長抬轎,抬得那麼高,它日許司長有甚麼差池,鄭議員會否落筆困難呢?不狠狠地批,人們會覺得你小罵大幫忙;破口大罵則有乖此刻原意。

鄭議員平日不斷強調自己是曾特首老友,對曾特首本就多善禱多善頌,此文歌頌許司長之餘,不忘加插大捧曾特首,譽為「硬橋硬馬,奇里斯瑪十足,出身基層,接近群眾」。我不知道鄭議員是否真心想高度讚揚香港政壇第一、第二號大人物,如是,他最好稍為注意自己的遣詞用句和寫法,否則很易弄巧反拙。鄭議員此文,不但不令人覺得許司長偉大,反感其虛偽、故作高深、貴族式的目空一切及過份追求物質享受。

鄭議員平日將自己打扮得嫉惡如仇,最愛與高官抬摃,如今一反常態,對許司長吹捧不遺餘力,這會否與他自我塑造的形象不一致?』

曾特首在位7年,上任前承諾「做好這份工」,結果求乎其上得乎其中,任內無所作為,令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如貧富懸殊及弱勢社群居無屋的民生問題有增無減;他的房地產政策令香港的地產霸權更加壯大;在任期即將告終的去年初,曾特首更鬧出政經醜聞。

在曾特首任內期間,從接受富豪超豪款待,到借外訪頻頻自我放假,入住豪華總統套房,公器私用,我們看盡了曾特首的貪,起碼是貪小便宜。傳統智慧告訴我們,一個貪小便宜的人,往往對大貪沒有免疫能力,日後如果揭發曾特首……,我不會大感意外。

為政者至高境界是追求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錢財或物質,不在其列。香港的特首身處史無前例、翻天覆地的「一國兩制」大變遷,身居封疆大吏要職,舒展政治才華的舞台異常寬闊,是比較容易取得三不朽而名垂青史的,而我們的曾特首因為放縱自己的貪念,不將精力和才智貫注於追求三不朽,最終不但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遇,還負上施政七年過大於功和千古貪官的罵名。可惜!可惜!太可惜了!

2012年3月29日,香港廉政公署邀請新鴻基地產董事局聯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聯,與及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到廉署總部協助調查一宗貪污案。同日傍晚,廉政公署正式宣佈拘捕三人。許仕仁是港澳兩地特區政府成立以來,被拘捕的最高級政府官員及首位被捕的大紫荊勳章受勳者。

許仕仁涉嫌在位期間利用職權為大財團謀利並從中收受個人利益。從種種資料和事態的發展來看,他最終入罪的機會將會高於脫罪。

許仕仁出身名門望族,讀書成績自小鶴立雞群,任官期間更被公認為「橋王」,官拜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最終落得這樣的收場。可惜!可惜!太可惜了!

我在《基層與權貴,通殺!》中為當時的鄭經翰擔心,深怕他「現時為許司長(及曾特首)抬轎,抬得那麼高,它日許司長(及曾特首)有甚麼差池,鄭議員會否落筆困難呢?」事隔7年,我的擔心不幸而言中,鄭先生不但不敢再落筆評價許、曾兩公的落難以至功過,心中恐怕亦不無一絲難堪。

 

附文

基層與權貴,通殺! 
 

王文彥 
怡居及長安地產常務董事 
2005年8月13日

昨天看到一則奇文,謹將其重要段落節錄如下,以饗讀者:

「老實說,許仕仁即使接受訪問,也很少談及個人的出身和世家,但只要熟悉他崖岸自高的性格和我行我素的作風,實不難理解,因為作為社會精英的精英,他一向精英心態濃烈,睥睨平庸,討厭民粹,等閒之輩,根本不會放在眼內。明乎此,有議員怪他不同對待四十五條關注組,也就不辯自明了。」

「卻不知許仕仁與曾蔭權的性格其實恰恰相反,一個硬橋硬馬,奇理斯瑪十足,出身基層,接近群眾;一個陰柔婉約,深藏不露,生於安樂,品味非凡,表面相生相剋,實質相輔相成,在政治上剛好發揮了微妙的化學作用,又豈是觀察表面的曾鈺成所能明白?」

「處於夾縫中的許仕仁,八面玲瓏,上下求索,練就一身本領,為日後的仕途奠下堅實基礎,教他雖身陷官場是非之地,仍能超然物外,不落俗套。退休時,曾有不少財團向許仕仁招手,有人甚至以雙倍酬勞力邀過檔,但他也不為所動,最後只為新鴻基充當顧問,全因家族關係早有淵源,亦為了避免財團利益衝突。」

「就以他個人重返政壇為例,全個過程處理手法清脆俐落,滴水不漏,可見表面漫不經意的許仕仁其實深思熟慮,應付傳媒技巧得心應手。」

「許仕仁由做官到退休,住的都是政府宿舍,如今貴為政務司司長也不肯搬入官邸,全因他以高昂租金租住的禮頓山單位,設有家庭影院,音響一流,價值百萬以上,聲言只做兩年的許仕仁,個人旨趣若何,可見一斑。」

「許仕仁一生仕途坦,堪稱官場福將,歷任民政署、保安科、經濟科、廉政公署、運輸處、新機場工程統籌署和財經事務科高位,卻從未揹鍋。他人緣又佳,官場內外,盡皆老友,連愛妻羅美美(前公司註冊處助理處長)也是皇仁港大老同學林中麟(市區重建局行政總裁)做媒。」

「金融風暴後,在董建華統治最差劣期間,許仕仁卻隱然而退,出任積金局行政總裁,最後更提前揮手而別,在社會大眾心目中,只留下模糊的印象,彷彿回歸後之亂局,一切皆與他無關,洞悉政情透徹若此,知所進退恰當如斯,許仕仁自認第二,恐怕亦難有人敢稱第一了。」

這篇充滿宣傳繕稿味道的文章是誰撰寫的?政府新聞處?公關公司?政治版記者?通通不是,是立法會議員鄭經翰先生也!(有興趣閱讀鄭先生全文的,可參詳鄭先生刊於昨天信報「許仕仁何許人也」一文)。

別人撰寫倒還罷了,鄭先生來做便有點不妥。

立法會議員是議事堂的辯護士,查找高官不足是他們的日常功課,鄭議員素來是此中表表者,如今如此御用文人般地為文將許仕仁政務司司長讚得天上有地下無,是否有點弄錯了自己角色,失掉了自己的身份?

鄭議員現時為許司長抬轎,抬得那麼高,它日許司長有甚麼差池,鄭議員會否落筆困難呢?不狠狠地批,人們會覺得你小罵大幫忙;破口大罵則有乖此刻原意。

鄭議員平日不斷強調自己是曾特首老友,對曾特首本就多善禱多善頌,此文歌頌許司長之餘,不忘加插大捧曾特首,譽為「硬橋硬馬,奇里斯瑪十足,出身基層,接近群眾」。我不知道鄭議員是否真心想高度讚揚香港政壇第一、第二號大人物,如是,他最好稍為注意自己的遣詞用句和寫法,否則很易弄巧反拙。鄭議員此文,不但不令人覺得許司長偉大,反感其虛偽、故作高深、貴族式的目空一切及過份追求物質享受。

鄭議員平日將自己打扮得嫉惡如仇,最愛與高官抬摃,如今一反常態,對許司長吹捧不遺餘力,這會否與他自我塑造的形象不一致?

泛民主派人士以反對派自居,鄭議員添為泛民主派著名成員,親政府的色彩如此濃烈,會否印證坊間所傳,「大石班」及「香麒麟」等民主派議員隨時有可能轉向為政府保駕護航,成為泛民主派內的木馬?

大捧曾、許兩人之餘,鄭議員巧妙地借批評曾鈺成來吹捧自己觀察入微,一箭三鵰,實在令人佩服。

鄭議員過往每愛為基層仗義執言,鮮有如此高調為權貴鳴鑼開道的,這一改變,莫非標誌著「處於(權貴與基層)夾縫中的鄭經翰,八面玲瓏,上下求索,練就一身本領,為日後的仕途奠下堅實基礎」?莫非過去的熱愛基層是虛,現時開始的擁抱權貴是實?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