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致命傷–人的素質不斷弱化(75)

批評不當徒失分

(原文發表於2007105)

 

陳葉二太宣布補選香港島立法會議員議席後,紛紛招致對手支持陣營的抨擊。支持陳太的,集中批評葉太在23條立法時的失當言行。由於葉太當時的確有錯,批評大體都可成立,不但令葉太招架乏力 (最終要在宣布參選時公開道歉),還令陳太間接得分。

葉太的支持者亦紛紛出擊。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蔡素玉在指責陳太於政府工作期間,在多項重要事件的處理手法都存在問題後,語鋒一轉,抨擊陳太過去為官時並無真正支持民主發展,若她在補選中勝出,會直接影響年輕民主派人士的參政機會,言下之意就是質疑陳太阻礙泛民主派第二梯隊上位。說陳太過去為官時沒有公開支持民主,現在忽然民主,其實是暗諷陳太假民主。這樣的指責,不大成立:身為高官,不大方便高調就民主表態,陳太當時的作為可以理解;沒表態支持民主,不等於不支持民主;就算當日真的不支持,若果陳太悟今是而昨非,現在支持,旁人很難據此非議她支持民主是假的。說陳太補選是阻礙泛民第二梯隊上位就更難成立。首先,陳太是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的,目前仍祇算是泛民的同路人,而非泛民中人,她有參選的自由,就算她勝出,她祇是佔六十個議席中的一席,據此指控她妨礙泛民第二梯隊上位是言重了,蔡素玉不如指控泛民主派及建制派迄今長期盤據議事殿堂的知名資深議員。

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批評陳太參選是與中央對著幹,又力數陳太在任期間在捍衛香港電台言論自由及批准法輪功在香港集會兩大事件上,觸犯了中央。前一事件是指98年政協委員徐四民在北京舉行的全國政協會議上批評香港電台沒有捍衛一國兩制的原則,批評甫出,時任署理特首的陳太隨即表示徐四民如對港台有任何意見,應該在香港提出來討論,並指出,出任人大或政協的香港人特別有責任落實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後一事件是指2000年陳太批准在國內被列為邪教的法輪功租用香港大會堂舉辦活動。在大部份香港人眼中,言論自由是香港最可貴的優點之一,法輪功在國內被定性為邪教而禁止活動,但在香港卻是一個合法註冊團體,可以享有香港法例所賦予的權利,包括申請租用政府場地。吳康民的抨擊,突顯了陳太敢於冒犯中央,維護大部份香港人 (特別是中產階級) 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他所能得到的,恐怕不是陳太的失分,而是加分!

政協委員劉迺強也加入戰圍,他為文說道:「神是不需要拉票的,也決不會打泥漿摔交;衪站在那裡,便有人膜拜,敵人便要低頭。現在陳太每天都要放下身段去拉票,每天都與葉太互擲泥漿彈,什麼神秘感都消失了,市民看得更清楚,陳太根本不是神,連有光環的聖人都不是。她赤裸裸的只是一個不甘寂寞、自以為有特殊地位、中央有必要跟她溝通、特首要對她的建議作特殊的尊重,但卻已經明顯脫離了政治現實,因而自願被抬上祭台作沖喜用的犧牲品。這是一個悲劇人物,但不值得可憐。……現在鬧劇玩大了,局面由陳老太太和背後幾名大佬主導,要求「樁腳」們賣力抬轎,反對派中絕大部份都已經感覺失控。但是什麼派也者,說到底都是選舉機器而已。「三連扣」成功的關鍵在於陳太造神成功,現在造神運動證明失敗,劇情的發展已經脫離了腳本。反對派中像黎志強之流,乘機向陳太抽水,想藉她的魅力多拿幾票的,首先會發覺這位老太太已經沒有多少可抽」。就個人觀察,從來沒有人 (包括陳太自己及她最忠誠的支持者) 視陳太為神為聖,劉政協有自設前提,然後嗚鼓而攻之之嫌。責人論政參選就是「不甘寂寞」,而沒有提供任何事實根據,貶稱人為「陳老太太」,我看劉政協為陳太招來的,恐怕不是反感,而是同情。

為己方參選者出手,攻擊對手,所言一定要合情合理及有節,並切中要害,否則,徒令自己失分,己方參選者失分,及對手得分,完全適得其反。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