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致命傷–人的素質不斷弱化(56)

泛民主派議員的小家

(原文發表於20051220)

 

十二月四日的大遊行,特別吸引我注意力的,是參與遊行的人數和陳方安生的出現。 

民陣聲稱參與大遊行的人數高達25萬,警方則認為祇有6萬5千人,我比較接受精於統計學學者的估計:10萬左右。

遊行前無論是反政改還是支持政改的頭面人物,都說人數並不重要。但人數絕對重要,如果參加遊行的人數祇是三、五千,泛民主派議員將頓時失卻投反對票的依據,本來是派內動搖份子的議員會更振振有辭地轉軚,政改方案有絕大機會無風無浪地獲得通過;如果人數超過50萬,政改方案恐怕逃避不了大修改,頓時出現普選時間表。50萬人代表了極大極堅決的民意,強硬如北京,恐怕亦不敢等閒視之。中央最近的治港政策是和諧社會,在此主導政策下,當然不會逆重大民意而行,更何況美英日台在旁虎視眈眈,何必授人以柄?



 

陳方安生高調現身於大遊行,簡直是石破天驚,她過往的身份地位和經歷,使普選大遊行增加了力量、凝聚和認受性,有利於泛民主派。

我特別留心陳太及泛民主派議員在遊行前後有關陳太舉動的言論。陳太聲稱,參與大遊行並不抱任何政治目的。大遊行的主體訴求是普選特首和立法會議員,這是強烈的政治訴求,參與遊行就是參與那個政治訴求,這樣還不算抱有政治目的,甚麼才算?陳太不是失言就是言不由衷!

被問及會否復出政壇,帶領香港民主運動,陳太答道:「見步行步」。好一個「見步行步」,有第一步,就有第二步、第三步,端賴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陳太是變相宣示復出,站在民主派一邊,而且不排斥出任領導角色。我不知陳太的政治雄心有多大,如果她追求特首一位,有希望實現的前提是普選已告實施及中央某程度的接受。

被問到陳太是否屬於民主派時,民主黨主席李永達表示,這不能由他來決定,但隨即說:「不覺得太做政務司司長時,有支持過民主運動」。陳太任公務員之首時,鼓吹公務員政治中立,她在任時沒有明顯的支持民主運動不足為奇,亦不宜非議。更何況,以前不支持,現在支持,遲到好過無到,泛民主派總應該歡迎陳太這種「轉軚」吧,何必以別有動機來嘲笑陳太這種有利於泛民主派的舉動?!

對於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湯家驊稱陳太為「香港昂山素姬」,李永達直言:「聽到都覺得好骨痹」。李明華更說:「如果陳方安生是昂山素姬,我就是曼德拉!」昂山素姬是透過民主大選得緬甸天下的政治大人物,緬甸軍政府反口不認賬,將她軟禁(變相坐牢)十餘年,至今仍未獲釋,期間遭遇喪夫之痛亦不肯去國,是肯付出重大代價去追求政治理念之人。陳太縱使了不起,亦不可與她等量齊觀,湯家驊所言無疑是過譽了。盡管如此,李永達仍不該如此尖酸刻薄,有些事,政治人物是可做不可言的,兩位李先生何不大方地說:「陳太與昂山素姬有許多不同,但她們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鄭經翰認為,陳太如果要做「民主女神」,就應該參與立法會普選:「未經過民主洗禮,沒資格做民主領袖。」參與立法會普選勝出,當然最好不過,但要當上民主派領袖,立法會普選不見得是唯一途徑,如果具備相應的能耐、人望及認受性,皇袍加身火速上位亦未嘗不可。 前線的劉慧卿表示,看不出陳太做高官時,曾經為民主運動做過甚麼,並道:「陳太張太李太張生黃生,我們都很歡迎。如果她早幾年做多些事情,我們就不用那麼辛苦,不過現在來,遲到都好過沒到。」酸溜溜的味道,溢於言表。

陳太參與普選大遊行並出言力挺普選,對泛民主派有百利而無一害,但泛民主派議員們卻對她冷嘲熱諷,將她視為敵人一般。這些行徑,充份反映泛民主派的頭面人物,不但缺乏政治人物應有的胸襟,更缺乏政治智慧,完全不懂得大局為重!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