僭建聲明及答辯,CY為何不敢坦白、真誠?

在自住大宅(不論是山頂還是赤柱那間)僭建事件上,梁振英都有隱瞞和說謊之嫌,因而產生誠信問題。為甚麼他要這樣?

熟悉梁振英的人都說他個性好辯好勝,是強辯那種。不和你爭辯則已,一爭辯就辯到取勝為止,從不輕易中途認輸。

梁振英少年得志,素來十分自負,加上好勝強悍,容易養成老子沒有看法則已,否則一定正確無誤的性格。有這種性格的人,通常不容易認錯,縱使被逼要認,也是大錯認中錯,中錯認小錯。

梁辯才無礙,少不免高估自己的辯護能力,低估公眾的洞察能力。在這兩種估計之下,很容易心存僥倖,發表的聲明和答辯就不會開誠布公、坦白真誠,關鍵問題可隱瞞且隱瞞,需要說謊亦在所不惜。

選舉期間,梁明知自己亦有僭建,為求勝出,卻利用唐英年隱瞞僭建而大義凜然攻擊唐英年:「這不祇是僭建的問題,而是誠信的問題」,許多人認為這是梁最大的道德死穴,也是他出任特首的合法性的最大污點,梁肯定感受這方面的巨大壓力,不想自己亦陷入誠信危機,本能地否認隱瞞和說謊,甚至以進一步的隱瞞和說謊來掩蓋之前的隱瞞和說謊,不惜一錯到底。

按照泛民議員發言炮轟梁的邏輯,梁是透過隱瞞僭建而「騙」得特首寶座的,現隱瞞曝光及誠信盡失,不應繼續執政。梁對這些議員的想法很了解,在不想授人以柄的心理下,他千方百計透過狡辯和進一步隱瞞、說謊來逃過隱瞞、說謊的指控,就毫不為奇。

誠信是一個政治領袖所必須具備的管治德性,梁若承認在僭建事件上有隱瞞和說謊,豈非承認自己的誠信有問題?特首這個高位,他如何可以繼續坐下去?!虛怯之下,梁唯有死撐到底。

還未登上特首寶座,已被傳媒、議員和公眾質疑誠信,若果梁甫上任就公開將僭建的實情和盤托出,承認有所隱瞞和說謊,他不知中央怎看他,萬一從此失歡於中央,那可不是他可以付得起的代價。

上述某個或數個因素可能就是梁振英不肯真的開誠布公就僭建事件的隱瞞甚至說謊向公眾認錯的原因。

僭建致命嗎?僭建在港十分普遍,本身並非甚麼大不了的一回事。公眾對特首和高官的道德要求較高,他們包容普通人的僭建,卻未必包容特首和高官的,即使這樣,他們的僭建被發覺後,若坦誠認錯,不隱瞞不說謊,亦絕不致命;隱瞞和說謊而被捉個正著,那才要命,因為那是誠信問題;更要命的是,公眾會特別留意當事人事發後的危機處理能力,若處理嚴重失當,他們對當事人的口誅筆伐可能較誠信有虧更嚴厲。

唐英年在競選中民望大跌就是因為在僭建事件上他同時犯上隱瞞、說謊和危機處理嚴重失當的錯誤。

梁振英如果能夠虛心學習,唐英年僭建事件這個發生不久的前事,是可以給他足夠啟示的。他完全可以找到應付這個處境的最佳對策。現在處理得這麼糟,既反映梁振英個人性格和才能的缺陷,又反映他身邊缺乏足智多謀而又敢言能言的能人。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