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的僭建聲明和在立法會答問會的答辯(1)

特首梁振英在今年三月特首選舉期間,曾經以唐英年大宅僭建對他進行攻擊,在論壇上大義凜然質問唐英年:「這不祇是僭建的問題,而是誠信的問題」。同樣道理,梁振英山頂大宅僭建引發大大家想了解及追究的,不是特首何時僭建該等陸續曝光的僭建物,特首處理得是否妥當,而是梁特首的誠信一一個領袖所必須具備的管治德性。

被人揭發僭建之初 ( 今年6月 ) ,梁振英主動帶傳媒入屋內檢察,有問有答。梁振英起初將僭建定調為「無心之失」,但自從玻璃棚架被傳媒借助天眼發覺建於梁購入物業之後及出現從來沒有他提及的木棚架,在記者詰問下,能言善辯的梁振英罕見地出現前言不對後語,大家紛紛質疑他說謊。事隔二、三個星期,梁振英一反先前有問必答、答必詳的作風,迴避澄清各項疑點。這種反常舉動反映梁振英迄今仍未想到自圓其說的辯解,被逼採取拖延戰術。

經過5個多月的拖延,梁振英終於在11月23日發表14頁聲明,再附上41頁附件,向公眾全面解釋其持有的山頂貝璐道相連獨立屋僭建。在許多人想像中,梁振英花了5個多月構想出來的解釋,理應是十分圓滿的,可以將各種已曝露及未曝露但有機會曝露的問題解釋得頭頭是道。出乎他們意外之外,梁洋洋55頁的大製作,不僅沒有平息公眾的疑問,相反地事情愈講愈亂,疑問愈來愈多。某些事情的披露 ( 特別是去年11月梁自行以磚牆密封4號屋下的僭建地下室 ) ,揭示特首老早就知道僭建的存在,但卻刻意隱瞞。他不斷強調在僭建問題上「有疏忽、交代不清、處理有欠謹慎、處理得可以更好」,但矢口否認有蓄意隱瞞和說謊,公眾對他的誠信的質疑於是不斷擴大。

在大部份立法會議員 ( 包括泛民派和建制派 ) 對聲明不收貨並強烈要求他親自出面進一步解釋下,梁振英於12月10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交代僭建問題。

在歷時個半小時的答問會上,他交代的資料很少,許多時候都是答非所問、自說自話地回應問題,未能清晰直接地解釋議員所質疑的僭建問題,包括赤柱舊居是否有僭建地下室,在最關鍵問題上欠缺坦白與真誠,市民心中的疑問沒有得到答案,整個解說最終和他早前的書面聲明大同小異,本質上沒有偏離。梁振英數次向公眾及公務員道歉,承認「疏忽」、「不夠謹慎」,卻堅持自己道德上清清白白、無刻意隱瞞僭建及無誤導傳媒、市民,完全看不到特首「開誠布公」交代事件、勇敢認錯!特首想藉著書面聲明和答問會上的答辯卸下誠信危機的包袱,以便日後可以專注實務,看來難以如願。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