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致命傷 – 人的素質不斷弱化(41)

政經二、三事 

(原文發表於2003年11月5日)

才與德

《維港巨星匯》和王見秋炒人事件鬧得滿城風雨,花絮多多,但我所看到的核心問題祗有一個:用人。

用人,最好當然是才德兼備,萬一找不到兼備的,最低限度要具其一,有德或有才。才德哪一樣較重要?一般而言,在亂世時,才較重要;在盛世時,德較重要。《維港巨星匯》及炒人事件,所涉及的人物,不但証明無能,還牽涉誠信。如此無才無德之人,仍委以高位,委任者的鑑人用人之能不問可知。權位越高,鑑人用人之能越重要,現時香港政壇,上至特首,下至高官,俱乏此能,香港未來四年政局亦不問可知。

極速萎縮的嫁妝

唐英年接任財政司司長後,講明不會在任內解決財赤問題。但香港的財赤問題實在嚴重,繼上年度的617億元赤字後,本年度首六個月再錄得743億財赤,政府的財政儲備已跌至2,411億,僅足夠政府十二個月開支之用。

回想97回歸之際,財政儲備高達差不多5,000億,六年光景竟將埃及女王豐厚的嫁妝弄到此田地,真是敗家。或者我保守,我是不贊成先使未來錢理財哲學的,總認為應量入為出。面對這麼嚴重的財赤,最好當然是開源節流並舉,如形勢不容許開源,則一定要節流,而節流之要,在縮少公務員編制和削減公務員薪酬。弱勢政府要這樣幹,困難很大,但這是必要的惡。

CEPA不是一切

中央大力挺港,令港人對香港的經濟前景恢復了信心。過去二、三個月,股地齊飛,許久沒看到這般景象了。最為港人稱道的挺港措施要算CEPA了,但有利有弊,CEPA固然可以為港人打開北上發展的大門,但同時亦會加速香港人才及資金的外流。如何去增加利減少弊,是今後我們的大課題。

再者,CEPA祗是中央給政策,要充份利用CEPA還得靠制定配套的具體措施,特別是降低營商成本。如果仍保持現時的高工資、高租金樓價和反智的社會風氣,再多幾個CEPA都不能使香港經濟起死回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