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致命傷 – 人的素質不斷弱化(32)

半斤八兩 
(原文發表於2003年5月16日) 

 

民主派陳偉業近日發起要求行政長官董建華辭職的動議,大數董建華十九宗罪,罪中不免有些是莫須有,有些是過份牽強。民主派議員只知責人,不知責己,要數他們過失(我不敢稱之為罪)亦不難,且舉幾件: 
 

  1. 強調「兩制」,忽視「一國」,不時挾外國﹝特別是英美﹞自重,大事評擊中國和香港,毫無國家、民族感,有時甚至令人有「漢兒學得胡人語,走上城頭罵漢人」之感; 
     

  2. 對特區政府的施政,只曉攻訐其不是,自己卻拿不出具體的有益有建設性建議,令人不無有破壞無建設之感; 
     

  3. 提議案及投票不看是否符合七百萬港人的長遠福祉,而只是投選民所好,誰的票多就靠攏誰。在立法減公務員薪一役,明知公務員臃腫編制及極其偏高的薪酬乃香港龐大財赤的罪魁禍首,對此不合理現象最終不但一聲不吭,還站到公務員一邊。政客本色,表露無遺; 
     

  4. 議政能力低:九八年當面臨國際大鱷狙擊,政府動用二千億元救市,劉慧卿質問當時的財神爺曾蔭權為何不將此事預先諮詢立法會;當她輸了一場個人官司給新華社,要付百餘萬元律師費,自己相當富有,丈夫更是著名 資深大律師,收入不菲,竟辯稱官司是為了社會公義,實行向公眾募捐,當專欄作家張文達先生指出她在此事上言行的不當,她居然以得到一定募捐來証明公眾認同她自己的個人官司乃為社會公義而戰。兩事俱為政客議政能力低劣之經典; 
     

  5. 一言不合,就惡形惡相罵人整人,動輒就向官員問罪,不為別的,只是要踩低別人,抬高自己; 
     

  6. 某些民主派議員,平日在議事堂上高談闊論,大義凜然,但一觸及自己切身利益,就左推右卸,錙銖必較。2001年,自由黨立法會議員自行減薪一成,民主派議員不減薪之餘,還對自由黨議員冷嘲熱諷,說他們「太富貴」,說他們減薪是「九牛一毛」,「心腸很壞,是為商界減薪造勢」,「自由黨太有姿勢,幫不到社會」,不一而足; 
     

  7. 許多時候提出一些無益無建設性的議案,令議事堂上所有的高官和議員都被逼將大量大量時間和精力耗費在準備和辯論。赳纏於該等議案,於事無補,唯一功用就是幫助某些議員取得曝光機會,盡情肆意地發洩不滿情緒和令某些人難堪,動議要求董建華辭職就是一例。 
     

專欄作家徐詠璇小姐對這些尊貴的議員某些作為很看不過眼,撰了「何妨徹查自己?」一文痛罵之,可謂入木三分,此文附列,以饗讀者。 
 

董建華及高官顢頇無能,民主派議員政客本色,半斤八兩,彼此彼此而已,相煎何太急?! 
 

附文: 
 

何妨徹查自己? 
 

徐詠璇 
 

楊森我非常敬重,但他作為議員的表現我卻不一定讚賞。沙士感染人數才減少,楊森便擬在世衛撤銷旅遊警告後,要求政府委任獨立委員會調查。一向巴閉的劉慧卿更要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令調查更具公信力」,也不感到汗顏? 

由劉議員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太諷刺了!我們第一個聯想是:劉議員以至大部分尊貴的議員,SARS戰況慘烈,由勞永樂第一天一句「我們在摸黑而進」,到全城恐慌難過苦痛,議員們又做了什麼?難道一眾只說人長短、不曾曲突徙薪、甚至不曾焦頭爛額、連衣襟也未亂過、醫院也未到過、淘大食肆也未光顧過的,竟好意思在災情稍定、大家才喘口氣的時候,嘩啦啦白兔子般跳出來,要鬥這個清算那個! 

不做不錯,原來不但批評公務員時合用,對尊貴得只會袖手旁觀的議員更合用。如是觀之,則由劉慧卿做立會「獨立」調查委員會主席最好,因為她什麼也不曾做,一定不曾出錯! 

我們不要忘了在調查委員會聽證會,提以下三條問題: 
 

第一、

立法會議員,每一位在沙士危急風暴中,做了什麼?盡了什麼公民責任?可曾帶領社會前行?

   

第二、

如果換了是委員會諸君當統帥,憑良心說,你又真的可以在這個前所未見、神秘也突如其來的病毒侵襲時,包保一點也不犯錯,英明神武地三天之內,命令病毒消失、大眾不得恐慌、世衛收回承命?

   

第三、

做個民間調查吧,因為《東方日報》的讀者也不忘提我們:「做市民的我們,又盡了什麼責任?」

我絕對贊成在適當時候做一個「全身檢查」,徹底檢討,但不是乘機鬥人整人,而是真心檢討方向,引以為鑑。由勞永樂提出,我會服。由一雙手交叉胸前的人提出,對任何一個曾為SARS憂心勞心的人,是侮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