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致命傷 – 人的素質不斷弱化(17)

價值觀的扭曲 (二) 
(原文發表於2002年6月19日)
 

 

以小為大,以大為小(續)

毛澤東的詩詞十分著名,但詩詞中不少詞語,是聽取了別人意見而修改的。 

五十年代初,中國出版發行了毛澤東二十五首舊體詩詞。山西大學歷史系教授羅元貞讀到“七律‧長征”時,覺得第三句「五嶺逶迤騰細浪」中已出現了一個「浪」字,而在第五句「金沙浪拍懸崖暖」又出現了一個「浪」字,顯得重複,再者,「懸崖」的「懸」缺乏詩意,乃寫信與毛澤東,建議把後一個「浪」字改成「水」,「懸」改為「雲」字。 

毛澤東收到信後,從善如流,立即改了過來。 

“沁園春‧雪”原稿有「原馳臘象」四字,詩人藏克家閱後,建議改為「原馳蠟象」(指白色的象),正好與上句中的「銀蛇」相襯,毛澤東欣然采納。 

1957年,毛澤東在“詩刊”發表了“關於詩的一封信”。發表後不久,北京大學一位學生寫信給他,指出信中「遺誤青年」的「遺」字欠妥,應為「貽」,毛澤接受如儀,並在“詩刊”更正。 

毛澤東,日理萬機的大人物也,羅元貞、藏克家,飽學之名人也,他們都為文章、詩詞中的一、二個字反復推敲,從不以此事為小,何也?認真也,精益求精也,不欲「貽誤」讀者也! 

諸葛亮在“前出師表”忠告劉後主,只要是善事,則「勿以事小而不為」。 

朋友或謂,女秘書少識見之婦人也,請別與之計較為宜。但總編輯?此君絕非等閒之輩,不但博學多識,而且思路敏捷,列之為香港精英,絕不為過,但在某些事上不免跟女秘書一般識見,以小(麻煩)為大,以大(認真、追求完美及不欲貽人子弟)為小,連精英都不免,我不認為是精英個人問題,而是社會風氣所然,在社會的大氣候、大潮流潛移默化的不良影響下,人受其荼毒而不自知,可憐復可諒也! 

朋友或謂,你所見者乃個別現象,請勿以偏概全。對不起,就個人近二十年的觀察,這絕非個別現象,而是十分普遍,我只是以此為例,紓發積存心中已久的整體感受而已。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