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致命傷 – 人的素質不斷弱化(4)

全面開放,輸入人才 
(原文發表於2001年4月2日) 

 

最近輸入內地專才計劃的辯論,就像一面照妖鏡,將各方英雄好漢的真正面目都暴露無遺。 

民主黨及勞工界基本上反對輸入專才計劃,認為計劃會衝擊本港勞工市場,影響本港專才和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機會,以及拉低整體工資;民建聯一方面贊成輸入內地專才,另方面又建議設立來港專才數目的上限;自由黨、港進聯和商界功能團體旗幟鮮明地支持輸入內地專才,認為專才有助本港經濟發展,但部份人又狗尾續貂地加上一個先決條件,就是不要影響本地的勞工就業市場;一般市民大部份反對,認為容許在本港大學畢業的內地學生留港工作及輸入內地專才均會影響本港青年人的就業機會;政府則一方面聲言輸入內地專才不設上限,另方面不忘安撫民意,一再指出輸入專才計劃不會削減本地專才及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機會,更不會拉低工資水平。計劃實施的範圍暫時只局限於資訊科技及金融服務兩個行業,並規定專才不得提攜眷來港。 

香港處境日走下坡原因很多,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人才問題,目前的情況是: 

1. 專才不足,有錢亦請不到人; 

2. 人才不足,不限於資訊科技及金融等專才,而是遍及各行各業,由基層到管理層的普通人才; 

3. 香港目前擁有的所謂專才、人才,用國際標準來衡量,許多水平其實不夠,這是長期以來香港人素質急劇下降的結果; 

4. 這些專才、人才索取的薪酬很高,令企業不勝負荷,只好少請、不請或請次等,這就形成一種隱藏性的專才、人才不足; 

5. 專才及普通人才的不足,使企業不能正常運作,缺乏競爭力及日趨衰弱。 

專才不足,大家容易理解,但連普通人才都嚴重缺乏,說來令人難以置信,事實郤又確實如此。我最近想聘請一個私人助理,要求很簡單,只要醒目、中英文書寫流暢及有責任感便可,學歷及工作經驗反而其次。經過兩個月,面試了十多人(這已是五、六十人中選出的),竟連一個似樣的都沒有。一個長期從事人事顧問工作的朋友問我出薪多少去聘請上述員工,我告以月薪$15,000至$20,000,朋友笑謂,醒目而中英文不錯的人,今時今日已是鳳毛麟角,$15,000至$20,000是請不到的,試試$30,000至$40,000吧!想不到一向視為極其普通的一個職位,今時今日竟變成難能可貴、薪金高昂的專才,我聽了,頓時感慨萬千。 

香港的人才問題大底如此,人才不足,自當外求,我們二、三千年前的老祖宗早就明白這道理。春秋戰國時代,各國諸侯都重用客卿(來自異國的人才),造成百家爭鳴,人才鼎盛及政治、經濟、文化急速發展之局,想不到廿一世紀的香港人及政黨的目光,竟然連古人都不如! 

全面引入內地價廉物美的人才,確實會拉低本地薪金水平,影響本地專才及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機會,我們倒不必像自由黨、政府那樣詭辯,但中長線而言,這個演變對香港整體利益利多於弊: 

1. 外來人才會提升本地各行各業的專業水平; 

2. 競爭為本港帶來新動力,刺激本地人才素質的提高; 

3. 拉低整體薪金水平,會降低企業營商成本,增強其生存及發展能力; 

4. 解除人才荒,使企業得以正常運作; 

5. 企業好,員工才會好,這是顛撲不破的道理。 

最近三年,香港經濟不好,樓價股價大跌,市民已成驚弓之鳥,對外來人才的入侵,心懷恐懼,是自然不過的事。但如果害怕競爭或為了保存既得利益而排斥內地人才,最終必然加速香港的衰落,企業紛紛結業或北移,這對員工有甚麼好處?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你愈想用急功近利的手段去保留所得,最終愈可能喪失一切。 

民主黨及勞工團體,為了選票,不惜迎合群眾的盲目短視,犧牲本港長遠發展,正正反映了他們本身的短視狹隘、眛於形勢和缺乏政治理念。自由黨、港進聯及民建聯,為了選票,不敢理直氣壯地為輸入內地人才政策保駕護航,不敢以全民黨的面目示人,向港人直言即使有某些短暫負面因素,輸入人才符合港人長遠利益,實足堪嘆。 

在輸入內地專才一役,政府畏首畏尾,既要人才,又加限制,不知它究竟是因為對人才欲拒還迎,還是因為買怕短視及圍城心態的市民、政黨,對正確政策完全缺乏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大氣魄,由這樣的政府率領,去突破香港重重圍困,我缺乏足夠信心。 

對輸入內地人才,我認為應該全面開放,拆除重重關卡,置短期不利因素於不顧,唯香港長遠利益是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