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的絕地反擊,弊多於利

每一件事都得計算得失,作為重要政治人物,手中的事往往影響重大而深遠,一得一失每每異常重大,尤應如此做。 

唐英年在3月16日晚選舉辯論中爆出的兩個機密,動機不言而喻,不是為了反敗為勝就是與梁振英同歸於盡(用七傷拳宰傷自己的同時,宰傷對手)。唐英年可以因此重創梁振英嗎?似乎不可以:不少前高官及行政會議成員站出來為梁振英背書,說他從沒講過唐英年所提兩事,但至今沒有任何一位前高官或行政會議成員公開認同唐英年所言,而唐英年又拿不出任何白底黑字文件去證明自己所言非虛。拿不出真憑實據,疑點利益歸被告(梁振英),在梁振英快速及得當的處理下,梁連輕傷也沒有!唐英年頂多令部份沒分析力的市民對梁振英半信半疑、半驚半畏。 

毫無所得或所得無多之餘,唐英年所失可多了: 

1.

對對手無憑無據的攻擊,很容易令人覺得是下三流的抹黑,唐英年在相當部份市民和選委(包括他的支持者)心中形象變壞,不免減少甚至失卻從中所得的支持;

 

 

2.

無根無據的指控,很易成為捏造的謊話,而攻擊及抹黑對手的謊話容易令人覺得唐英年為求達到目的,不擇手段,違背政治道德;

 

 

3.

唐英年的泄密,不管秘密是真是假,已背棄政治高層必須遵守的保密責任,個人誠信進一步受到打擊。唐所持的市民知情權和公眾利益淩駕保密責任的泄密理由,未必可以為他日益削減的誠信保駕護航;

 

 

4.

唐的言行,會被傳統建制派及中央視為喪失政治原則、敵我不分及已經墮落到與反對派(泛民)聯成一線。這樣,傳統建制派和中央震怒之下,會採取斷然手段在政治上封殺唐英年及更堅決支持梁振英當選特首,就完全可以預期和理解;

 

 

5.

唐英年原本可以利用3月16日及3月19日兩場選舉辯論改善自己的形象,鞏固親唐選委的票源及爭取部份游離選委的支持,更可減輕傳統建制派及中央在政治上封殺的意欲和力度,從而可能創造流選之局,客觀上達到玉石俱焚的目的(別妄想反敗為勝贏得選舉,登上特首寶座了)。霹靂手段令這種轉變的機會,就此輕輕劃上句號。

很明顯,唐英年自以為是反敗為勝或玉石俱焚的霹靂手段,弊多利少,客觀上所產生的效果,與手段的目標完全脫鉤。這麼容易計算出來的得失,我們的唐大少爺竟然完全不懂,他政治才能上的幼稚,繼僭建事件又再次表露無遺。在這一點上,他和梁振英比較,相差不可以道里計。 

唐英年的絕地反擊最直接的不利後果已立刻顯現。據報中央領導人劉延東已率團南下深圳坐鎮,主持拉票(當然是為梁振英拉票)大局。另一方面,中聯辦亦已開始到處為梁向游離或親唐選委拉票。 

劉延東何許人也?原來她是中共政治局委員、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委員,很有機會出任下屆政治局常委,她更是對港澳事務最有影響力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副組長(組長為習近平,另一副組長為廖暉),港澳辦及中聯辦不外分別為小組成員。劉延東南下拉票的傳聞,迄今未獲證實,但觀乎近日不少中聯辦轎車穿梭於劉延東下榻的深圳紫荊山莊,相信絕非空穴來風。這麼高級的党國領導人召有關選委到深圳曉以大義,選委們敢不乖乖從命? 

看來中央為確保梁振英高票當選,已左右開弓。劉延東這樣重量級的領導人致力於3月25日前軟硬兼施拉攏較重份量的游離或親唐選委承諾投票支持梁振英;中聯辦則於本港致力於軟硬兼施拉攏份量較輕的游離或親唐選委承諾投票支持梁振英。由於挺唐選委以工商、金融及地產為主,都在國內有或多或少的投資,現在沒有,將來亦可能有,投鼠忌器之下,他們最終恐怕不敢不從。在中央全力支持梁振英的情況下,個人估計,選舉不可能流選,梁亦不可能不高票當選。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