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坎村選舉非內地首次

去年,烏坎村因維權事件名聞天下,所以今次烏坎村村委會重選引來傳媒廣泛報道。有評論指,這是內地首次一人一票的村代表選舉,是大陸民主發展的大突破。
 
其實,大陸的農村選舉,自1979年訂立《村委選舉法》以來,已一直用一人一票的方式進行,問題只是上級的干預去到甚麼程度而矣。一般而言,中共只著重中央權力的操控,對農村基層還是放得比較鬆的。
 
中國的村委會,既是村民的自治組織,又是國家的行政機關。前者的功能在於處理村內的共同問題,後者在於推行國家的政策,為了兩者能好好結合,村委會由民主產生應是最好的辦法。
 
多年來,我自己的慈善基金一直有參與中國農村的發展工作,所以對村委會的選舉有一定的接觸。我發覺,愈是貧窮的地方,村委會的選舉就愈民主;愈是發達的地區,來自上級的操控就愈嚴重。
 
在貧窮地區,村委會的選舉雖然民主,但常找不到人肯做。因為村長(即村委會主任)的工作不好做,而且報酬很低;工資只是象徵性的,村長一樣要耕田,才能維持生計,並不可以當官做老爺。
 
早年,村長還得向農民收稅;遇到生活困難的貧親戚,不出手相助,還要逼人家交稅,實在不容易開口。再者,早年政府自己也財政困難,向農民收購農產品的錢也付不出,只能打白條(寫欠單),令農民非常不滿。
 
曾聽聞,有偏遠山區的村長被農民打死,上級政府也久久沒有人敢落村去了解情況;要等派來解放軍陪著才肯去。在中國,真是山高皇帝遠,共產黨的力也不是無遠弗屆。
 
在這些地方,村長只能由村民擁戴的人去擔當,一人一票成了產生村長的最佳方法。由於村長沒有油水,上級根本沒法安插人手落去做。所以我們在這類農村工作的時候,反有機會遇到真心為村民服務的好村長。
 
近年的情況有所轉變,國家不但免了農民的稅,還提供了各式各樣的補貼去扶助農村發展。現時當村長,不但不用逼農民交稅,還可以有資源調配權。村長可以決定誰符合五保戶的資格(等同可以領綜援),可以判斷那個農村發展項目可獲較多的政府津貼。當村長已有實質的權力,有機會以權謀私。
 
在一些發展得比較快的地區,農村也開始市鎮化,有自己的工業;農地可以作非農業用途,土地價值大增;烏坎村的情況就是這樣。手握集體土地(太公地)談判權的村長,就成了值得爭奪的位置。原本比較樸素的村代表選舉就受到污染。這種趨勢中央應設法制止,否則,烏坎村式的官民衝突就會不斷重演,危害社會的和諧與穩定。
(轉載自2012年3月6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