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有效申訴機制 烏坎村險演悲劇

烏坎村的徵地糾紛,其實兩年前已經發生。事緣村幹部未經村民同意就把屬於村民集體所有的土地出讓。其討價還價過程黑箱作業,村民毫不知情。村民懷疑村官與開發商私相授受,甚至收取了利益,才會強要村民接受一個偏低的價錢。
 
村民曾多次上訪,但上級政府不單沒有為村民主持公道,還視村民的行為為有組織對抗,刻意挑戰共產黨的管治威信,調來武警企圖予以震懾。村民在申訴無效的情況下,唯有組織起來抗爭。
 
期間引起警民衝突,村代表薜錦波更在拘查時猝死。村民義憤填胸,佔領了村政府辦公樓,與圍村的武警對峙,氣氛劍拔弩張,隨時可以演變為悲劇。
 
幸事件經傳媒曝光後,廣東省政府直接派工作組介入。在汪洋的指示下,工作組並沒有把事件定性為「反革命暴亂」,而是視之為「人民內部矛盾」,事件才有空間峰迴路轉。
 
經工作組查明,今次糾紛「事出有因」,並不存在「敵對勢力」在聚眾滋事。相反,個別地方官員的確處事不當,甚至有貪腐之嫌。工作組迅速作出決定,把村長與村書記解除職務,收回已出讓的土地暫不發展,對受影響的開發商予以賠償;並承諾不會追究「鬧事」的村民。另一方面,村民亦同意拆除抗議標語,取消遊行抗議,盡速恢復正常生活,事件才告一個段落。
 
今次事件反映內地在城市化的過程中,集體所有的土地業權,尚未有一套可行的模式轉化為個人及企業所有;而為一些有權在手的官員,提供了很多貪瀆的機會。官商勾結令民眾的利益被出賣,矛盾衝突無日無之。
 
加上,內地缺乏法治,民眾缺乏有效的申訴途徑。法庭大多不敢得罪在任的官員,民眾根本不相信法庭會作出公正的判決。由於司法機關不獨立,民眾唯有寄望上級機關有青天大老爺。於是內地才會出現類似告御狀式的上訪機制,讓民眾越級政府「反映情況」,「提出意見」。
 
然而,上訪的人實在太多,負責「信訪」的部門根本應接不下。在北京,就有一條專供輪侯「信訪部」接見的上訪者居住的上訪村。那裏的居住環境惡劣,一些盤川用盡的上訪者,唯有靠行乞與撿垃圾維生。而一些被投訴的地方政府常會派遣特務人員,去上訪村擄走或毆打上訪者,甚至進行殺人滅口。這類事件無日無之,信訪部的人員根本無法應付。
 
由此可見,這種效法封建時代擊鼓鳴冤式的申訴制度根本已不能發揮作用。長此下去,社會一定會出亂子。中國有十三億人口,一亂起來,人民就要吃大苦。中央要維穩,一定要為民眾建立一個有效的申訴機制。
(轉載自2011年12月28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