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大敗,泛民政黨會否痛定思痛﹖(2)

泛民自己怎看這次區選的大敗?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表示,過往投票率高有利泛民,但現在情況不同,建制派登記了很多新選民,並成功動員,多區可見民主派候選人就算選票較上次區選增加仍然落敗,因為對手新增選民多於他們。他認為,建制派議席增加,在地區影響力及動員力增大,加上他們的資源、策略及部署,相信(明年)立法會選戰更難打,但他相信選民會投出明智一票,令本港有足夠的制衡力量。區選翌日,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上《千禧年代》做訪問,主持問及大敗原因,劉說﹕「我們民主黨沒別人那麼多捐款,我們又各有正職,下班才可以到地區辦事處,怎似他們可以全日駐守地區辦事處呀!」民主黨另一副主席單仲偕則表示,泛民在今次選舉整體表現不理想,市民己發出響亮聲音,對民主派發出了警號,整體對泛民的支持轉向。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在區選翌日的記者會上檢討表示,大敗是因為北京已經可以駕馭選舉,「透過中聯辦開動香港的選舉機器,組織票要幾多有幾多,我都驚奇票是從哪裏來」。他又表示,失敗亦因為公民黨在外傭居港權案及港珠澳大橋的環評官司中,受到政敵的抹黑,衝著香港法治及人權,誤導市民。他指出,公民黨會從今次選舉結果中學習,但強調區議會愈來愈「蛇齋餅糉」,公民黨不會用派福利的方式爭取票源。 

人民力量的選舉總指揮黃毓民表示,不認為選舉結果是打擊,因為他們從來無想過贏取議席。他承認,區議會選舉狙擊民主黨的「票債票償」行動失敗,但人民力量不會改變路線,也許在策略上可以變通。他又認為人民力量被標籤為暴力政黨是受到抹黑。 

社民連主席陶君行表示,「勝敗乃兵家常事」,社民連理念是街頭抗爭,「願意為此付上政治代價,議席不是目的,是手段」。 

聽過這些泛民頭頭的表白,大家覺得怎樣?我就感受不到他們(單仲偕可能是唯一例外)有一絲一毫的虛心冷靜的檢討,不但沒有承認失敗,還諉過於人(選舉對手和選民)。既然不認為自己失敗,選舉不理想全因別人的錯,我不覺得他們知道自己的真正敗因。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