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屋宜設學歷上限

據報,近年大學生未畢業就申請公屋的情況有增加的跡象。社會對這種現象有兩派截然不同的意見。
 
反建制派的意見認為:這種現象顯示特區政府的管治出了嚴重問題,以致大學生也對自己的前途失去了信心。由於樓價與租金的上升速度比一般人入息的上升速度還要快,他們預期他們出社會工作後,也未必有能力在私人市場租得起一間質素好過公屋的單位。他們覺得:與其付高租金去住劏房,不如及早申請租金又平環境又好的公屋。反建制派認為,社會不應隨便批評這類大學生,他們是環境所逼才這樣做的。社會應向政府施壓,促使政府進行改革,讓人民的聲音能夠更好地在政府的政策上反映出來。只有這樣,年輕人對將來才會有信心,不至於大學未畢業已去申請公屋。

一般香港人的思維方式不會把甚麼問題都上綱上線,把有大學生申請公屋也聯繫到政治制度的層面去分析。他們的想法很簡單:社會已花了這麼多的錢去培育大學生,本是希望他們畢業後能為社會作貢獻,怎料到他們會這麼沒出息,還未出社會競爭,就預期自己會輸,已打算做逃兵。社會是否還應該供這類沒有鬥志的青年人讀大學?
 
現時香港只有18%左右的青年人有機會讀大學。他們已屬社會上最有競爭能力的首18%精英。在他們之下還有82%沒有機會讀大學的年輕人。如果我們視大學生申請公屋也是合理的話,其他人申請公屋就一定更合理。那香港真是建多多公屋也不夠。難道我們真的想八成香港人都住進公屋?
 
香港現時有五成多的家庭已自置居所,大學生作為社會上頭18%的精英,應有條件成為有樓一族。他們現時感到置業困難,是因為樓市正處於高峰期。若論置業的難度,81至82年期間與96至97年的樓市高峰期間,大學生要置業遠比今天困難。但隨之而來的84至90年期間與99至05年期間都有一段很長的大學生容易置業的時段。只要政府的政策得宜,今後一樣有機會出現大學生較易置業的時段。
 
反建制派總喜歡把香港描繪得一無是處,但現實是香港的經濟在大部分時間都有增長。大學生有條件從事的工種,報酬上升速度遠比其他工種快。大學生可以說是香港轉型的得益者。把他們也說成是需要社會照顧的一群,一般人很難接受。
 
現時申請公屋,只設入息上限與資產上限,大學生未有工作,當然未有入息、亦不會有太多的資產,只要他們一到十八歲,他們就符合申請公屋的資格。
 
香港人有便宜都不會放過,有大學生於是先入表申請公屋,將來住不住再看情況;起碼,一旦成為公屋租戶,再申請居屋會容易一些。這不但會增加房委會的行政負擔,更搶走了真正有需要者的入住公屋的機會。因此,房委會可考慮為公屋的申請者設學歷上限,以阻止那些年輕力壯的大學生的尋租行為。
(轉載自2011年10月20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