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正發生人道大災難

有在國際救援組織工作的朋友,傳送了一些有關東非旱災的資料給我,看得我觸目驚心,無法安眠。
 
香港人這兩天最關注的是恒生指數跌了多少點,但這只影響我們財富的抽象統計,並不會影響我們的基本生活。然而,在東非洲,由於遭遇六十年來最嚴重的旱災,一場人道大災難正在世人不加關注的情況下殘酷地展開。
 
營養不良的嬰兒,瘦得只剩下一個大頭,手臂只有我們的拇指那樣粗,面部表情呆滯,因為已餓到連表情痛苦的氣力也沒有了。在這裏,每分鐘就有三條生命被奪去。可惜,有些平時高叫人權無疆界的人,今次卻視若無睹。難道他們的心目中,只有政治圖謀,卻缺乏對自己同類的同情心?
 
一些發達的西方國家,對他們敵視國家的人道失誤;常大張旗鼓地組織力量圍攻,認為是文明國家應有的責任,但對今次東非的人道大災難,他們卻眼不見為淨,盡量設法減少援助上的承擔。
 
無疑,很多富裕的西方國家,現在都有財政赤字,好像真的沒有太多的餘力去援助非洲國家。但與此同時,世人卻見他們每日在利比亞等國花掉數以億計的軍費去支持他國打內戰,互相屠殺。為甚麼到可以拯民出水火的時候卻不肯花費了?在他們心目中,究竟是政治利益為重?還是人道利益為重呢?
 
從另一種角度來說,現時世界的饑荒,正是發達國家胡亂花費所造成。世界上的糧食近年突顯不足,是因為有部分糧食被挪用去提煉乙醇作為燃料。香港人可能不會想到,原來我們耗費能源的時候,正間接搶走了窮人的口糧,逼他們要離鄉別井去尋求食物,弄到家破人亡。
 
現時,約有九十萬索馬里難民逃往鄰國,而國內的災民人數更高達一百五十萬。他們住在擠迫的難民營裏,缺乏乾淨的食水,食物沒有保障,衛生環境惡劣,傳染病流行;肺炎、腹瀉、麻疹、瘧疾等不斷奪走弱者的生命。雖然不乏救援組織在那裏開展工作,但他們的工作受到很多阻撓,難以取得應有的成效。
 
事緣索馬里是一個沒有統一政府的國家,軍閥割據,內戰不斷,令救援工作沒法得到當地政府的配合。加上西方政府支持埃塞俄比亞軍事介入內戰,敵對派系對同以西方人為主的救援組織常起疑心,以至救援組織在開展工作前,須先與當地掌權的派系溝通,取得互信之後,才能安全地展開工作。
 
香港作為一個相對富裕的地區,明顯對東非的災難關注不足。尤其是那些強調地球村內一家人的政治團體,平時雖強調生命的價值重於一切,但現在面對大量生命的不幸,卻無動於衷,不見他們出來呼籲援手。
 
香港的父母,常說不知以甚麼題材去教育子女珍惜生命,今次東非旱災正好用來引導子女去關注其他人的生命,透過關懷其他人的命運,有助我們反思自己存在的價值。香港的青年人需要有多些這方面的體現。
(轉載自2011年9月30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