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種族主義抬頭

據一些旅歐回來的朋友反映,歐洲失業情況嚴重。一些以前少白人肯做的工種,現在也多了白人肯做;最明顯的是餐廳裡的白人侍應多了。過往,這類低技能的工作,多由新來的有色人種來擔當。現在,工作崗位少了,白人失業的也增加了。如果餐館是白人開的,老闆就不自覺地把工作的機會讓給了白人。
 
歐洲各國大部分都有防止種族歧視的法例,但亦無法阻止老闆在工作崗位出現自然空缺時,找同種族人來擔當。外來的新移民一般都敢怒而不敢言,因為歐洲社會的右派勢力正在冒起,新移民面對的不單是失去工作機會的問題,而是可能被驅趕回國。法國最近就驅趕了一批吉卜賽人返原居地。
 
早前,香港有團體指香港人心底裡存在著種族歧視;其證據是地鐵裡如果坐著一個黑人,他旁邊那個位置就常空著,不大有人肯去坐。這並不一定是歧視,只是香港人平時接觸黑人不多,人對自己不熟悉的東西總會有點顧忌,為了防範,遠離一點是很自然的。但香港甚少有要把外來人種遣返的言論,最多亦只是要求他們得符合某些條件,才能享受與港人一樣的福利。可見香港人在這個問題上還是相當開明與理性的。
 
反而文明如歐洲,其社會內潛在的種族主義意識,卻強烈得令人有點意想不到。在歐洲居住的非洲黑人、庫爾德族人、阿拉伯人等,很多時都沒法被主流社會所接納。他們只能聚居在一起,形成國中之國,城中之城。他們離開了聚居地區,就不易生活,甚至有可能被襲擊。
 
地方政府常視這些外族聚居地為城市中的毒瘤,罪惡的溫床。警察平時根本不敢單獨去巡邏,政府差不多放棄管理。所以區內無法無天,情況就如香港以前的九龍城寨一樣。
 
當情況發展得太離譜時,政府也會集結力量搞一次大掃蕩,但效果不持久,反而加深了種族之間的成見。執行者在行動時常使用不必要的暴力,釀成更大規模的社會衝突。英國今次的暴亂,就是由警察錯殺黑人青年而引起的。
 
自金融海嘯之後,歐洲經濟走下坡,失業率猛增,少數民族與青年人成了最大的受害者。與此同時,本土主義與種族主義亦大有市場。原居民覺得外來者搶走了他們的工作機會,增加了他們的社會負擔,搞亂了他們的社會治安,甚至玷污了他們的社會文化。這種社會情緒,增加了右派政黨的活動空間。
 
這些右派政黨,常以基督原教旨主義的模式出現,內裡實質上是新法西斯主義。他們主張:在一國之內應該「文化純潔」、「宗教同質」,否則一定會造成衝突。為了避免衝突,他們要求政府限制新移民,並把已經到來的也遣返原居地。由於主流社會不接受他們的一套,他們就在國內搞恐怖活動,企圖嚇走外來者。主流社會雖然不認同這種行為,但從右翼政黨在國會所得的議席不斷增加的情況來看,民情似在轉變。這種發展實在令人擔心。
(轉載自2011年8月26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