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居港權與人權邊界

外傭的居港權問題之所以引起這麼多的爭論,是因為我們的社會一方面認同人權無邊界;另一方面又有很強的地方本位主義。在不涉及自己的具體利益的時候,很多人會自認自己是地球村的一分子;但一涉及工作機會、學業的競爭、福利的分攤,大部分香港人都傾向優先保護本地人的利益。
 
作為一種理想,我十分認同人權無邊界的理念。這與中國傳統的天下觀十分吻合。孔子贊成「天下為公」,人應該「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還應該讓「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既然「四海之內皆兄弟」,那最好當然讓大家自由選擇到哪裡去生活,並獲得相同的權利。
 
然而,這只是一種理念,能落實到甚麼程度,還得看具體的現實情況,看大多數人的取態;硬要把自己的理想加諸其他人的頭上,只會挑起社會矛盾,引起族群之間的紛爭,對邁向「天下一家」有害無益。
 
在現實世界,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經濟發展水平,聚居着不一樣的民族,有不同的歷史文化與宗教信仰。大抵上,原居民都傾向認為:他們社會所取得的進步是他們自己打造出來的,是否與其他人分享,分享到甚麼程度,應由原居民自己話事,而不是用抽象的理念,一句「人權無邊界」就可以涵蓋一切,決定一切。
 
文明如美國,也不會開放墨西哥邊界,任由墨西哥人去美國生活,吉卜賽人在歐洲生活了上千年,至今仍常被人到處驅趕。即使同為猶太人,從非洲回來的(以色列政府曾在1984與1991年把大批在羅馬時代已流落到埃塞俄比亞的猶太人接回以色列生活),就常受到歧視。這些猶太人在埃塞俄比亞生活了近二千年,膚色轉黑,樣貌似當地的阿姆哈拉族人,但他們仍堅信猶太教。可惜,他們仍會被源自閃米族的猶太人視作非我族類。
 
由此可見,民族性的本位主義全世界到處都有,不認同的可視它為通病,有同感的則視之為人之常情。如果把問題放上聯合國去討論的話,由於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單獨維護自身的利益,大家就只好以國際主義的觀點來看問題,贊成「人權無邊界」。
 
然而,聯合國並無行政權力,它只能把這種理念倡議,卻沒法落實。現實世界仍得由掌控行政權的政府去管治,而政府的取態亦得以大多數人的取態為依歸,香港也很難例外。
 
民意調查顯示:超過八成的人都不贊成讓在港工作七年後的外地傭工有居港權。這只是一種專項工種的例外,非從事家傭工作的菲律賓人、泰國人與印尼人,其實享有與其他國家來港工作的人相同的權利。
 
當然,主張外傭也應有同樣權利的人,也有權篤信自己的理論,並可以四處倡議,爭取社會可變成四海一家。這也是我的終極理想,我希望你們態度鮮明,不要一遇到阻力,就轉而安慰主張地方本位主義的港人,實際上不會有太多的外傭申請居港權,即使有,也可以用「四大關卡」去阻撓。那就真的弄不明白,這些人搞這麼多事究竟是為甚麼呢?他們是真的想幫外傭嗎?
(轉載自2011年8月15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