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將往何處去?

在示威民眾的堅持下,當了三十年埃及總統的穆巴拉克終於宣佈下台。他把權力交給以蘇萊曼為首的軍事委員會,自己卻不知所終。大勢已去,他想不逃亡國外,就得面對人民的審判。
 
表面上,人民已勝了漂亮的一仗,開羅市民接連兩天仍留在廣場狂歡慶祝。不過,埃及人民若想真的當家作主,前路仍十分崎嶇複雜。可能還需付出極大的代價。
 
要趕穆巴拉克下台,在這點上,反對派的立場十分一致。但在新政府該如何組成上,反對派就無可避免會有分歧。直至目前為止,外間仍未看到誰最有條件成為眾望所歸的新政府領導人。
 
在反對派中,最有組織的是穆斯林兄弟會。但這個組織有強烈的反美與反以色列背景,巴勒斯坦的哈馬斯就是這個組織的一個分支。美國政府一定會盡量利用他在埃及的固有力量,防止新政權落入穆斯林兄弟會的手裏。一場新的較量已在背地裡展開。
 
埃及經過這麼多年的獨裁統治,反對派長期只能在地下活動,毫無執政經驗,亦無足夠的人才儲備,情況一如辛亥革命後的孫中山,如不和軍閥合作,根本沒有條件去管好整個國家。孫中山讓位給袁世凱,並非因為他清高,不戀棧權位,而是逼於無奈。因此,反對派若想執政,必須與現有的官僚系統作某種形式的妥協。不然,只會弄到天下大亂。這是革命成功後常出現的後遺症。
 
然而,若是與現有的建制勢力作某種形式的合作,革命的成果就不會明顯,甚至只是換湯不換藥。我去年夏天曾到巴爾幹半島一遊,據當地的導遊告訴我:自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之後,巴爾幹半島上的共產國家亦一個跟著一個變天。現在執政黨雖已不再稱做共產黨,但執政的官員卻依然是以前的那批人。人民依然沒有當家作主。
 
菲律賓的情況亦是這樣。由阿奎諾夫人領導的人民起義,雖然推翻了馬可斯的專政。但新政府一樣得與軍方作一定的妥協,並借助原有政府的行政系統。結果,舊政府的陋習一樣沒法清除。據家裏的菲傭反映,馬可斯時代是只有他的家族大貪,現在是上上下下大小官員人人都貪,人民更加難以負擔。 
 
以色列方面,就覺得美國在處理埃及問題上太過幼稚。他們擔心,任由穆巴拉克倒台,只會把埃及推回中世紀。這種說法未免有點危言聳聽,但埃及變成另一個菲律賓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屆時,不知會否有些埃及人也如某些菲律賓人那樣,再次期望有新的軍事強人出現。
 
我自覺自己的論調太悲觀了,但幾十年的人生經歷,已令我對革命沒法浪漫起來。我想起的只是魯迅先生的一首詩:「豈有豪情似舊時,花開花落兩由之。何其淚灑江南雨,又為斯民哭健兒。」
 
 
 
 
 
 
 
(轉載自2011年2月14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