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想人人平等嗎?

自從香港開始有議會政治之後,爭取平等已成為政客爭取選民的主要手段。他們會羅列社會上種種不公平的地方,然後許諾選民,只要投他們一票,他們就會為選民爭取平等,不讓不公平的社會現象繼續存在。然而,他們所謂的不公平,有時只是一些無法避免的社會差異,譬如公屋的位置難有海景、經濟條件不足的家庭難送子女出外遊學、公立醫院提供的免費藥物及不上願意付出額外代價的病人等。這些都是社會資源不足的必然產物,誰人當政都沒法避免這種差異。
 
資本主義社會處理資源不足的方法,是利用價格機制來進行分配,讓付得起價格的人優先獲得稀有資源。這種機制雖然市儈,但已是人類目前所找到的最有效的方法,比交由黨委書記平均分配為更多人接受。社會能提供平等的競爭機會已屬不錯,很難要求競爭的成果也人人一樣。
 
我其實也不反對社會有一定的政策令競爭結果的差異也可以收窄一些。但現時香港政客所宣揚的那套理念卻是膚淺兼且行不通的。他們只是一窩蜂地引導社會的基層去仇視富裕階層,要求政府以行政手段去劫富濟貧,好讓社會可以平等一些。
 
這種理念其實與早期共產黨宣揚的那套差不多,不外是把有錢人的財產拿出來共了,平均分配給窮人,以達到毛澤東所說的「環球同此寒熱」。然而,共產的結果並未帶來共富,而是帶來共貧。人類曾經為實現這套理念而付出過慘痛的代價,真不明白香港人會重新為這套理念而著迷。
 
這套理念所借助的,是人類的劣根性——貪婪;自己沒有就想從有的人身上去分取,想分取別人的,而不是分給別人。這種想法只會挑起社會更多的紛爭,帶來社會的動亂,最後受苦的還是社會的基層。
 
人類的文明的發展是不平衡的,全球貧富的差異遠比香港貧富的差異大。如果真的要「環球同此寒熱」,做到真的人人平等,那香港人絕對屬於要分出去給別人的一批。
 
香港人消耗的能源、食水、肉類、奢侈品等,都在世界人均水平以上。如果我們真的想做到人人平等的話,那就意味著香港人的生活水平都得大幅下降,不但香港的富人要下降,連香港的窮人也得下降。
 
如果我們想要的,不只是競爭機會上的平等,連結果也要公平的話,那我們怎可以拒絕與世上其他人一起平等?難道他們不是人嗎?為何一牽涉到自身的利益,我們就想為平等的落實局限在某個範圍之內?可見很多倡導平等理念的人,心目中所想的只是分取別人的利益,而非真的篤信這個信念。我真懷疑,帶著這樣不純的動機,人類社會果真能因而公平起來?
(轉載自2010年4月19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