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不容易搞內鬥

我宣布從日常的崗位上退下來之後,引起傳媒捕風捉影,以為中原地產內部必會掀起一場權力鬥爭。他們把電視劇中的宮廷鬥爭的情節也套用在我們公司之上,幻想能力的確不錯。
 
有同事問我,為甚麼不要求有關傳媒作出澄清,因為他們的報道完全與事實不符。我說不用煩了,香港的傳媒早已公信力不高,受眾只會「八卦」一下,不會完全當真。再者,我們公司之內,同事對我的安排已十分清晰,並且廣泛獲得認同,外間的報道不會對我們有任何影響。
 
我揀黎明楷做接班人,是大勢所趨,不由我另作他想。他管轄的中國部,無論是覆蓋範圍、統領人數、促成交易的宗數,以至業務性質的多樣性,都佔了整個集團的絕大部分;由他來兼管香港的業務,乃自然而然的選擇,在公司內從未有任何異議。
 
我設計出來的中原發展模式,根本不會出現內鬥文化。因為在中原進行內鬥,只會枉費心機,不會取得任何成果。跟我的人,都會有一塊清晰的領地。他只能在自己的領地裡耕作,不容去爭奪已有中原人在開發的肥地。我會立場鮮明地保護領地主的利益。
 
凡是能有盈利,並在所屬地區內不輸蝕給競爭對手的領地主,只要能同時獲得下屬的擁護,即他的地位就「雷打不動」。我不會因為有人打小報告,就懷疑他的忠誠(我從來不要求下屬忠誠,留在中原工作只是一種自利的選擇)。我亦不會因有人善於拍馬屁,而特別厚愛於他,讓他可以揀一個肥區,去取代原本做得好地地的領地主。
 
市場經濟的發展基礎是私有產權有充份的法律保障;中原發展的基礎,是領地主的權益有充份的保障。沒有這種保障,就很難誘發領地主為領地的長遠利益努力不懈。有些管理人員喜歡令下屬有一種地位隨時不保的危機感,以逼他們出盡全力去工作。我不喜歡這種手法,這與我的自組織理念不一致。事實證明,我選擇的方式,一樣可以令中原有很強的對外競爭能力,同時還可以減少內鬥。
 
在中原,有野心、有能力的人,並不會因為我保護領地而失去發展的機會。他們在自己的崗位做出成績後,可以有三種選擇。一是去接收爛攤子。有人做得不好,長期沒改善,我會收回領地,改由能者居之。二是去開荒。中原還有很多地方未插旗,有本事可以去台灣、新加坡,不一定需要跟原有的人搶地盤。三是可以自創新品牌。只要不用中原的名字,那就去上海去北京也沒所謂,原有的領主不容反對。在這種安排下,中原人不愁沒有發展機會,不必花心思去搞不會有成果的內鬥。
(轉載自2010年2月3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