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造價 如何評說

反高鐵的人雖自謂是為民請命,但我發覺我身邊的一般市民,傾向支持建高鐵的明顯佔多數。上周六,當反高鐵的示威者圍堵立法會時,我出席了一個婚禮,席間談起高鐵問題,除了少數沒有表示意見者之外,大部分人都不認同反高鐵者的過激行為。只是大多數人是沉默的,才令少數勇於發聲的人佔據了傳媒,成了「主流民意」。不然的話,何解有關官員在最近的民意調查中聲望反而上升了。
 
就我所接觸,市民一般都不反對建高鐵,他們最有意見的是造價好像貴了一點;但當被問及甚麼價才合理時,大家又說不出。事實上,如此複雜的工程,即使是專家,若不是先作深入研究,一樣難作評說。
 
六百多億,對普通人來說,可謂是天文數字,在日常生活中從未接觸過。除了感覺很貴很貴外,不可能有其他概念。不要說六百億是多少錢一般人沒法知道,就算是一百萬,亦不一定有正確的概念。
 
曾有一個大學教授,為了讓學生明白甚麼是一百萬,把學生分成小組,去數一美元一張的鈔票,要他們準確地在一大堆鈔票中提取一百萬出來。教授問學生,他們估計要多長時間才能完成這項工作。有些以為兩個小時已經差不多,有些承諾一個上午之內可以完成。結果他們搞了一個星期才完成任務。這時,學生對一百萬這個數字,才多少有點概念。
 
我初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不相信,到具體計算過之後,才知道這個工程絕不簡單。如果我們連一百萬是多少也不知道,那又怎知道六百億是多少呢?可見說高鐵平貴的人大部分是想當然吧了。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政府如何使用公帑,有既定的機制監管,不易私相授受。政府拿到立法會的撥款後,並不等如可以任意亂用,所有工程都再會經過公開的招標,由市場競爭去決定最後的造價。屆時,市民仍有機會逐個工程進行監督,效果會好過在現階段為自己也沒計清楚的總預算去爭論不休。老實說,我自己就沒法在高鐵造價的平貴問題上下斷語。我寧願在這類問題上聽專家意見,而不是跟隨群眾情緒。
 
一些現時參與反高鐵的政黨,其實過去一直批評政府,凡事只會算成本要多少錢,不懂得計算社會的整體效益;尤其在一些交通運輸的項目上,他們都傾向要政府不計成本去為市民服務。今次他們會有這樣的取態,我相信是政治考慮多過平貴的考慮。
 
然而,對大多數香港人來說,他們即使對建制也有這樣或那樣的不滿,但未至於想把所有的問題都政治化。因為如果事事都上綱上線,香港很快會寸步難行。因此,青年人在政治上挺進的時候,仍得留意群眾是否跟得上。與群眾意願脫節的鬥爭,即使滿懷激情,亦不容易有成果。
(轉載自2010年1月18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