姍姍來遲的新盤開售監管

較早時候,行政長官曾蔭權在公開場合突然公布,「為防止置業人士被誤導,政府已要求地產建設商會,在11月底起實行三項措施,以提高樓花市場的透明度。」在新安排下:發展商須在臨時買賣合約簽署後五個工作天內,公布樓花交易資料,較過往須等一個月,透過土地註冊處獲知物業成交價,明顯加快,令市民盡早得到確實的市場資訊;發展商在價單上,須列出每個單位實用面積的呎價,「即提供實用面積每方呎的賣價」,使買家得以可靠地用來比較及作為參考;樓宇樓層編排亦會作出監控,新措施規定,發展商在售樓書內,須用合理模式訂定樓層編號,並在售樓書更顯眼部分列出有關樓層編號的資料。如問題仍然無改善,政府更會考慮立法規管「跳層」。

 

曾特首當政這麼多年,對地產發展商呵護備至,勾地政策不光是高地價政策,還是托市政策,政策極度向地產發展商的利益傾斜。在曾蔭權政府的諸般照顧下,香港的財富愈來愈集中在地產發展商的荷包,普通市民則愈來愈難居其屋。

 

像上述的三項新措施,不外是小監管而已,許多年前就該付諸實施,但政府就是不敢摸地產發展商這頭大老虎的屁股,輿論歷年來多般呼籲它都置若罔聞,現在總算接納民意,推行上述三項監管。雖是姍姍來遲,但遲到好過無到,為此,我要向曾特首鼓掌。

 

從來不敢輕摸大老虎屁股的曾特首為何一改前習?我估計有幾個原因:

 

1.          董建華與曾蔭權是截然不同的人,前者老好人、優柔寡斷,後者香港典型精仔、精明強幹,但出於不同原因,兩人無獨有偶都在當權期間施政頻頻失誤,曾特首近期因此民望空前低落,早前的低落程度較董前特首有過之而無不及。在「行政長官施政答問」遭市民紛紛來電申訴樓價過高於前,在發展商有做假推高豪宅樓價到天價和任意製造樓層編號之嫌及輿論炮轟政府放縱樓價飆升嚴重影響民生於後,曾特首覺得有需要做一些實事來挽救低沉的民望和避免遭受進一步的抨擊;

 

2.          曾特首忽然警覺,當特首四年有餘,毫無作為,剩下的二年多任期,如果一仍舊貫,他在史冊上將籍籍無名。這種警覺就成為他這次行動的張本;

 

3.          發展商在操控樓價及造勢方面,日趨過份,不但招致市民的惡感,亦可能引起曾特首某種程度的反感,輕度壓抑發展商以令其收歛之念油然而生;

 

4.          任期屆滿,在法制上無可能再連任,無欲則剛,再加上對發展商種種過份作為極度不滿的民意,曾特首突然勇氣大增,居然夠胆輕摸大老虎屁股;

 

5.          曾特首雖然口口聲聲說自己視民望若浮雲,但心底裏,他是極度介意自己民望的。既然自己目前民望空前低落,既然民意又極其厭惡地產發展商的妄為,曾特首當然要好好地出招,連消帶打,一舉兩得。

 

鼓掌之餘,我希望曾特首了解到這三項加強市場的透明度及公平性的措施仍有不足,應進一步改善。以第一項措施為例,資訊透明度除了講究資料詳盡和準確,「即時性」也很重要,有關一手樓花的銷售資料,信報11月23日的社評提議地產發展商可以分期公布,第一期是簽署臨時買賣合約後二十四小時內公布,第二期是五個工作天之後,即正式簽署買賣合約後的數字,雙管齊下,買賣雙方都可得到最新的數據,惟有如此,樓市的真實市況才可得到如實反映。這個提議很好,政府應從善如流。

 

我又希望曾特首不要視這次勇氣之舉為權宜之計,要鼓其餘勇及再接再厲推行利港利民的政策和措施。一切當以國家和香港整體利益為施政的最高依歸。苟符合此原則的政策和措施,曾特首應抱「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為之,我們樂見他一再輕摸重打大老虎的屁股。若果他在餘下的任期能這樣做,他還是有機會成為「政治家」,而非「政客」!

 

我更希望曾特首明白,上述的三項監管措施,小制作而已,市民期望他和他的政府推行更多的大制作,而最大的制作,在帶領香港的經濟成功地轉型。任期有限,我們不奢望他和他的團隊具體執行,但找出解決的方案,並使之成為未來新特首樂意繼續執行的施政首務,總可以罷!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