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學會講故事

有時會參加一些由大學生主辦的活動,常被問及香港的大學生還有些甚麼可改善的地方,我通常會說:「你們要學會講故事。」他們對我這樣的答案常表露出有點詫異,因為一般商界的朋友會建議他們要學好英文,或了解金融業的運作之類,很少聽到把講故事提升到要大學生也要學好的層次。事實上,香港的學生,只在讀幼稚園的時候,才有機會練習講故事,愈讀到高班,愈不需要講故事,因此甚少把講故事視作一項值得學好的技巧。
 
我年少的時候很頑皮,專愛在上課時搗蛋,因為平時上課實在太沉悶了,需要間中搞些小動作,令同學們的精神振奮一下。不過,一聽到老師說要講故事,班內的頑皮學生都會靜下來,先聽聽老師今次講的故事是否動聽,可見講故事的確很有吸引力。
 
後來我又發現,不但會講故事的老師受歡迎,會講故事的同學也受歡迎,可惜香港的政客只會講「粗口」,卻不懂得講好聽的故事,否則他們得到的選票一定更多。
 
香港的學校一般只重視培養學生的分析能力,不重視培養學生的比喻能力。分析是將一件事情由整體分割成部分,然後逐一去了解;而比喻則是透過事例,以一個整體去比喻另一個整體。一般來說,西方的科學認知方法主要是透過分析,以為愈分析就能夠愈深入、愈細緻。然而,世上的事物遠比我們想像中複雜,即使我們對事物組成的部分都有所了解,亦不等如我們對事物的整體也有所了解。
 
以金融市場為例,我們可能認識股票市場,又認識債券市場,亦認識期貨市場,以至對衍生工具的市場也有了充份的認識,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已對整個金融系統已有所認識。因為個別市場之間都有聯繫,而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之間又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當我們把事物分拆開來作研究的時候,局部事物之間的聯繫就會被割裂了,以致我們無法對事物的整體的內外關係有一個真正的了解。
 
相反,如果我們用講故事的方式,以具體的事例作比喻,我們就可以透過對場景與情節的描述,去解釋事物的內外聯繫。這種表達方式往往可以令人們對事物的整體性有真確的了解。此之所以,無論是政治領袖還是企業領袖,皆喜歡以講故事的方式去說明自己的信念與路向,以便更好地帶領群眾去完成自己的目標。
 
講故事要動聽,就不能單靠邏輯推理,還得多點發揮右腦的功能,故事才會浪漫起來,或許平時誦讀一下歌德的詩劇會有幫助。可惜現時香港的教育機構都不重視培養學生的講故事能力,以至他們實際出來社會工作的時候,缺乏了這種較具競爭力的技能。
(轉載自2009年3月31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