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博士」是甚麼意思?

陸振球先生撰文《末日博士稱號的來由》回覆說,麥嘉華之所以被稱作「末日博士」,其一是他確擁有博士銜頭,其二是他曾準確預測會出現87年股災,而之後又不斷對多個投資市場發表看淡言論,才有如斯「雅號」。陸先生又說,以「樓市麥嘉華」(亦即「樓市末日博士」)來形容我,是因為我過往的言論,較長時間看淡樓市。陸先生又說﹕『以「樓市麥嘉華」(亦即「樓市末日博士」)來形容王先生,絕對沒有貶義,也沒有說他是危言聳聽或沒有理據支持』。陸先生對「末日博士」一辭的看法,與我迥異不同,究竟誰對?

 

名詞自有其公認的解釋,不是你我認為該怎樣便怎樣,尋找正確解釋最好的方法,莫過於求諸詞典。可惜的是,「末日博士」這個特別的名詞,詞典中找不到,唯有從其他渠道探索。

 

    上海知名地產新聞工作者程磊在一篇訪問稿《投資房產首選上海 ― 訪國際著名金融與投資專家麥嘉華》寫道:「曾被多家國際著名投資雜誌評為當代傑出的金融與投資人的麥嘉華博士(Dr Marc Faber),一直被封為具爭議性的災難預言者。從1987年美股黑色星期五、1990年日股泡沫、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機、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以及2000年的科技股泡沫,他都提出過悲觀而聳動預測。

 

台灣聯合報記者夏嘉玲在一篇報導《末日博士魯賓尼:經濟谷底還沒到咧》中說:「美國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魯賓尼2006年9月在國際貨幣基金會(IMF)會議上說,世代危機即將到來,一生一見的房市泡沫化將拖垮美國經濟,引發全球金融崩潰,油價狂飆,消費者不再購物,美國經濟將深陷衰退。許多與會專家對魯賓尼的預言一笑置之,魯賓尼「末日博士」(Dr. Doom)的稱號即由此而來。」

 

原來「末日博士」一詞,不是麥嘉華專用的,魯賓尼也被人如此冠稱。程磊上述表述沒有提到「末日博士」,但「末日博士」的意思呼之欲出;夏嘉玲則不但提到,更清楚解釋魯賓尼「末日博士」稱號的來由。從程、夏兩人的報導中,我們不難看到,無論是麥嘉華還是魯賓尼,他們都因為屢次向世人提出悲觀而聳動的大災難性預言而知名,當他們起初提出這些「危言聳聽」的預言時,社會大眾都不予置信,一笑置之,並戲稱他們為「末日博士」。程、夏和我,對「末日博士」一詞的理解,基本上一樣。

 

麥嘉華和魯賓尼不少預言其後証明正確無誤,但這無助於改變「末日博士」一詞的含意和原意,及其相關的貶意。由此引伸,明報記者稱我為「樓市末日博士」,不就是說我過往屢次對樓市作出悲觀而聳動的災難性預言,而社會大眾當時都不予置信,一笑置之?

 

   「末日博士」,一般人顧名思義,都不免將之與世界末日的預言一併聯想,他們對「末日博士」的理解,相信與程、夏和我三人大同小異。由此看來,陸先生個人對「末日博士」及「麥嘉華」兩詞的理解似乎不大正確,與大部份人(特別是有識之士)的理解有極大距離。

 

除非明報記者及陸振球先生(擴而充之,所有稱呼我為「樓市麥嘉華」或「樓市末日博士」的人)能充份証明,我過往對樓市曾屢屢提出悲觀聳動的災難性預言而社會大眾一笑置之,或他們能充份証明,程、夏和我三人對「末日博士」一詞的理解是錯誤的,而陸振球先生的解釋才對,否則,我懇請明報記者、陸先生和其他一切稱呼我為「樓市麥嘉華」或「樓市末日博士」的人,以後別這樣稱呼我了。再繼續這樣做,我和一切深明事理的人們祇能懷疑,這些人是別有用心及不顧事實地抹黑王文彥,而不會視之為無意的曲解誤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