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和利益不易平衡

 

《我對「行業陋習」論的看法》一文發表後,讀者孫尚香來信說:

 

我看完了你先前發表的針對「十月事件」的文章,覺得你是一個不容易被金錢收買得到的人,在金錢世界這是難能可貴的!施先生表面上好像是一位不與金錢妥協的人,可惜是「十月事件」他把他那偽君子的皮攤了出來展覽了給大家! 

但有一點我真不明白,你亦佔有中原差不多半數股權,如果你也來一腳把他打垮,豈不會讓你多年來的投資泡湯?我得悉你是始創人之一,你這樣狠勁,難道你不怕給中原帶來打擊? 

究竟原則和利益你是怎樣平衡的?

 

孫尚香君的疑惑,亦是不少人(包括中原地產部份員工)的疑惑,他/她的問題有一定普遍性,特別值得回應。

 

首先要說明,施永青先生和他的親信黃偉雄合共控制著中原地產55%股權,而我不過45%,不管施先生多無能或多不義,在現行公司法下,我無能打垮他。而我歷來對他不當言行的批評,亦不是為了打垮他,希望他迷途知返而已。

 

第二點,施先生的垮,不一定等於我在中原地產的投資泡湯,說不定在中原地產新主席的新人事新作風下,我的投資會有更佳的增長。

 

施先生的無為而治及其衍生的諸侯割據和高層管理獨斷獨行胡作妄為、姑息作奸犯科下屬、推卸責任和既抹黑業界又無形中抹黑中原等等不當行為,勢將嚴重損害中原地產的中長線利益,亦因此損害了我這個股東的中長線利益。長此下去,施先生一定會毁了中原。在這種情況下,我這個備受當權派排斥的在野股東要維護自己和中原地產利益,最好的方法,不是為錯誤纍纍的當權派保駕護航,和捫著良心歌功頌德,而是諍言直諫及發揮輿論壓力,促使以施先生為首的當權派醒悟和改過,今日不悟則期諸它日悟。我這樣做,可能給中原帶來短線打擊,但最終卻會為中原換取更大的中長線利益。

 

當中原的短線利益和中長線利益發生衝突,我會捨短線而就中長線;當原則和利益產生衝突,我希望能做到原則先行,但不排除適當的靈活性。要平衡,其實很不容易,所謂靈活性,就是在不損害原則之下,將利益的損害減至最小。

 

慶幸的是,我過往所面對的原則,往往同時代表著中原的中長線利益,而利益則每每是中原的短線利益,我因此比較少碰到原則與利益兩難全的局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