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自由與天職

資本主義社會的出現,首次為婦女的解放提供了可能性。資本家只考慮勞動的成效與價格,不理會勞動提供者的性別。歧視女性只會減少資本家在招聘時的可選擇的對象,令勞動力的供應減少,成本增加,對資本家沒有好處。因此,資本家從來不會反對女性爭取平等,支持女性有出社會工作的權利。
 
此外,由於資本家容許女性將自己的勞動力分期出售,不用一次過將自己賣斷給丈夫,不用在出嫁後就失去命運的支配權。分期出售勞動力的弊端,是缺乏保障,可能會失業;但好處是不用賣斷,可保留將來的可塑性。在這種情況下,女性就會對自己的將來有所期盼,勇於去挑戰傳統的家庭倫理觀念,以爭取更多個體自由。
 
然而,這種個體自由的爭取,已有走向極端的趨勢。昨文談及的女性不願生育的問題,就是一種足以令人類斷子絕孫的嚴重問題。社會應否認同個體有這種選擇權,值得商榷。
 
站在個人主義的立場,生命是我的,我當然有權決定如何處置我的身體。我有權結婚,也有權獨身;我有權有性無愛,也有權有性不生;甚至同性戀、雙性戀。但站在人類整體利益的立場,就不能鼓勵女性不生育,不能破壞下一代成長所必須的家庭倫理關係,天主教反對避孕,反對墮胎,反對同性戀,亦是基於這種考慮。其標準或許定得過嚴,其精神卻值得人類深思。個人利益並非在任何情況下都是神聖不可侵犯。
 
生育本身就是與個人的需要無關,它只是種族延續的需要。按德國哲學家叔本華的說法,性乃種族意志在個人身上的體現。種族為了不斷繁衍,故在基因裡留下密碼,令後代在進行性行為時,可獲得超凡的狂喜。這樣,後代才會為了獲得性的歡愉,而不顧一切地去成完成祖先給他們的使命。
 
叔本華認為,個人在性愛中會受到種族意志所支配,變成理性盡失,甚至可以做出傷害自己的傻事。否則很難想像,克林頓竟會為了萊溫斯基而危害自己作為美國總統的寶貴地位,皆因祖先靈魂上身,自己也無法控制自己。
 
然而,隨著避孕技術的改善,人類已有辦法破解祖先的魔咒。現時,人類已可以大膽地享受性愛,而無需忍受懷孕的麻煩與生育的痛楚,亦無需為養育下一代而降低自己的生活質素。可是,人類的這種選擇,嚴重違反了上天的旨意,其後果可以極之嚴重。面對這種形勢,先進國家應制訂適當的社會政策,以鼓勵女性完成上天賦予她的天職──為種族的延續而生育下一代。可惜,社會上意識到人類的延續系統已受到破壞的人不多,大家仍未感覺到,有為這個系統作為修補的迫切性。
(轉載自2008年7月11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