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建制派自挖牆腳

今次副局長事件未必是政府精心布局,卻反映反建制派思路不清,自挖牆腳,陷自己於不利境況也不知道。一個為反對而反對的政黨,很容易被對手摸清他們對事情將會有甚麼反應,很容易被對手設下陷阱,讓他們自己踩下去。
 
今次副局長事件,政府處處顯得很被動,節節敗退,卻得到一項重要的建樹。這種建樹,若是單靠政府自己去搭建,就是再花百倍的努力,也不一定可以取得今天一樣的成果。這個成果就是重新在一個殖民地意識主導的社會裡,建立起應該效忠祖國的信念。
 
其實,所謂反建制派,就是反對現有權力架構建立起來的制度模式。香港的反建制派之所以從根本上否定特區政府,因為它的權力是來自北京的授權,而北京政府的建制模式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香港的反建制派黨國不分,恨黨及國,故一向以來都抗拒香港人作國族認同,擔心這會有助一國概念的認同,不利於他們進行反建制。
 
他們認為,香港人應學會做地球村的公民,無需強調自己是中國的國民。所以,若今次政府事先把副局長的任命準則拿去立法會討論,問立法會應否規定持有外國護照者不宜當副局長的話,反建制派可能有不一樣的反應。他們可能強調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應該有大一點的包容度,才可吸納各方人才。他們甚至會批評強調國籍問題的人是在套用文革時期那種「又紅又專」的概念,認為香港應強調「專」而不是強調「紅」。
 
今次不知政府是否有仙人指路,先放出消息民建聯的蘇錦樑有外國護照,民建聯屬建制派,反建制派自然群起而攻之,攻得性起,竟然連自己的基本思路也模糊起來,變成挖自己的牆腳去幫人建地基。
 
有反建制派的槍手公然宣稱,他們這樣做,主要在於揭露民建聯的虛偽,強調愛國的政黨竟然連黨的副主席也擁有外國護照。如果不是蘇錦樑,副局長有沒有持有外國護照,他們並不計較。表面上,反建制派今次好像勝了一仗,但他們付出的代價不少。他們令市民感到,他們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在支持甚麼,反對甚麼,一味為反對而反對。現實是香港的中上層中,持有外國護照的比例可能很高(8個副局長中就佔了5個)。今次反建制派在國籍問題上這麼高調地堅持,可能令這批人士感到尷尬,以後不敢接近反建制派。
其實,在殖民地時期,香港人想持有外國護照的心態不難理解;但現在回歸已過十年,香港的政治生態一定會逐漸非殖民地化,一定會像其他國家一樣,對主要官員及政黨負責人都有一項基本要求,就是要對自己的國家效忠。想不到這個訊息需要透過反建制派的堅持,才能在香港明確地確立,真令人感到弔詭。
 
(轉載自2008年6月6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