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花輕寒》非李白之詩

「奧運、地震與李白的詩」甫發表,讀者Steve Ma (馬先生) 馬上來信指出:

『香港的嶺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鄺龑子看過《飛花輕寒》一詩後斷言:「我敢人頭擔保,李白冇可能咁水皮,冇可能寫出噉既東西 (翻譯:我敢以人頭擔保,李白不可能這麼差勁,不可能寫出這樣的東西)。」他分析《飛花輕寒》一詩有兩大問題,其一為平仄不合,其二是押韻不對。

七言絶詩有四種平仄定式,分別為「仄起格平聲韻定式」、「平起格平聲韻定式」、「仄起格仄聲韻定聲」和「平起格仄聲韻定式」。《飛花輕寒》一詩卻不合以上四種平仄定式:

仄仄平平平平仄
仄平仄平仄平平
仄平仄仄平仄仄
仄仄平仄平仄平

《飛花輕寒》一詩之押韻亦不對,據《詩韻集成》,「泉」字為「仙」韻,「亡」之為「陽」韻,不合中古韻。

鄺龑子教授表示:「呢首所謂詩,唔好講意境,規格都唔啱,根本唔可以稱為詩!(翻譯:這首所謂詩,不提意境,規格都不合,根本不可以稱為詩!)」

他此番定論,證明此詩不過為強安上「日本去死,小泉定亡」八字而作。

This is something easily verified from the web. Checked through all the publications of李白, there is no such poem of so called 《飛花輕寒》..

日本版出自小說《俠客夢》中的第四卷:江湖搏命 第一百零一章 日暮蒼山蘭舟小,作者為燕隨心,和李白沒有任何關係,而且原詩中的最後一個字不是而是。』

鄺龑子副教授及馬先生所言甚是,《飛花輕寒》當非李白之詩。多謝馬先生的指正。知識學問,非事先考證不可隨便輕信。

馬先生的來信,證明本欄讀者卧虎藏龍之士甚多,筆者有榮焉。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