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廷頓如何看中國

昨天介紹了美國學者亨廷頓對全球局勢的看法,今天續談他對中國問題的看法。
 
亨廷頓在他的大作《文明的衝突與國際秩序重整》中指出,歷史上的中國,並不局限於目前北京行政管轄的範圍,受中國儒家文化影響的,還包括韓國、越南、以至日本。此外,中國還有大量華僑居住在泰國、越南、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等,在新加坡,華人更是人口的主要組成部分。這些事實都令西方人對中國有所戒心,擔心中國總有一天會挑戰西方在國際事務上的主導地位。
 
亨廷頓認為,從中國在國際事務上企圖扮演的角色,以及世界各地的華人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投入來看,中華文明正努力重奪自十九世紀失去的「大國」地位。我用大國一詞已盡量溫和,反映的是中國的取態,在亨廷頓的書中,他用的是“hegemonic power”一詞,相當於掌握霸權的力量,反映西方人對中國的崛起,即使是和平的崛起,也無可避免存有猜忌。
 
此之所以,有些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公開表示後悔讓中國主辦奧運;西藏問題只是他們的藉口,在他們下意識之中,他們根本不想看到中國的國際地位提高。他們擔心,中國會因此成了國際華人,以至廣義的儒家文明的代表。今次全球華人支持北京主辦奧運的示威活動,勢必令西方對中國的崛起更加警惕。按亨廷頓的說法,“Greater China” is thus not simply an abstract concept. It is a rapidly growing cultural and economic reality and has begun to become a political one. (大中國已不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它是一個正在高速增長的文化與經濟實體,並且已開始演變成一個政治實體。)亨廷頓的書是十多年前寫的,當年的中國經濟力量與今天仍相差很遠,亨廷頓對此已非常擔心。他提醒西方人,認為經濟交往會帶來國際和平是毫無根據的。他認為中國的經濟增長必然會導致勢力平衡的破壞,帶來政治不穩。
 
按亨廷頓的觀察,中國的經濟增長,將引致以下三方面的影響:(一)令中國更有能力提升他的軍事實力;(二)令中國與其他經濟實體,尤其是美國,更容易產生摩擦,大家都要爭奪資源,爭奪主導權;(三)令東亞其他國家更容易受中國影響,紛紛歸隊(亨廷頓用bandwagon一詞),重建大中華實體。
 
亨廷頓發覺,西方人做生意時講的是私利,靠的是合約;但中國的儒家文化卻講倫理關係,以至全球華人都願意回國投資,令中國在資本與技術上都得到不少外來的援助。全球華人所建立的商業網絡系統,更是西方人難以媲美,他擔心中國可以藉此在競爭上取得優勢。
 
亨廷頓的觀點在西方有一定的普遍性,不管他是否正確,中國人也應該了解一下。
(轉載自2008年5月6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