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天下者不顧家

如果說讀者回應《知難而進不符合天道》是熱烈的,則回應Jackson Yuen () 先生的《就教於胸懷大志的讀者》可算遠為冷淡,迄今祇有Professionalmom君一人挺身而出 (見附文)

 

我覺得袁先生可能對各位看待「知難而進」非常正面的讀者朋友有一點誤會,因而認為他們「遵從中外先賢先哲的教誨,挑戰偉人般的高層次人生目標」,並提醒他們,「偉人們的智慧、成功經驗以及教條,當然珍貴,值得參考,但不可能因此而預先斷定了各人應有的目標,與偉人不一樣的意見就是離經叛道,嘩眾取寵」。各位相關讀者其實不外主張,為達至目標,在思想上應藐視困難,並克服沿途所遇困難,亦即知難而進。他們更不約而同認為,知難而進創造了人類的文明,應該擁抱。他們基本上沒有談及自己人生的任何具體目標,遑論「挑戰偉人般的高層次人生目標」或「預先斷定各人應有的目標」了。跟Professionalmom君一樣,我完全同意袁先生「目標很可能是多元性,是因人而異、因時而異、因地而異……應該配合各自不同條件、客觀環境,具體情況而定出各自合適的目標」的觀點。但不論目標是高 ( Esteem self-actualization) 是低 ( physiological safety),在爭取實現目標的過程中,必然會碰到這樣或那樣的困難,目標越宏偉,所遇到的困難就愈大愈多,欲成功要付出的代價就愈大。各位相關讀者朋友雖沒明言,但我深信他們完全明白這點,並願意付出相應代價的。

 

成功的代價有時的確很高,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能耐及願意付出的。楚漢之爭時,漢王劉邦被項羽在睢水擊敗,他為了逃避追擊,三次將自己的兒子 (日後的惠帝)和女兒 (日後的魯元公主) 推下車去,他的部下滕公在後頭連著救起兩人,劉邦氣得多次想殺掉滕公,說他壞了大事。當項羽要以烹殺劉邦父親太公為要脅時, 劉邦回答說:「我和你項羽都曾受命於懷王,相約結為兄弟,那麼,我的父親也就是你的父親,如果你一定要烹殺你的父親,記得分我一杯羹」。

 

日本戰國時代,德川家康得罪織長信田,二話不說,殺死自己的妻子和兒子謝罪, 他後來終得天下,開創統治了日本二百餘年的江戶幕府。斯大林的長子雅科夫在衛國戰爭爆發後奔赴前線,抗擊德國侵略者,不幸於19418月被德軍所俘,希特拉曾企圖用雅科夫交換被蘇聯軍隊俘獲的德軍元帥保羅斯,但被斯大林拒絕:「我不和他們做交易。不,戰爭就是戰爭!」他通過瑞典紅十字會主席貝納多特伯爵答覆德軍統帥部:「我不會用元帥換士兵 (按:雅科夫為士兵)。」雅科夫遭受殘酷的虐待,終於在19434月被殺於納粹集中營。韓戰爆發時,毛澤東送長子毛岸英上戰場,不兩年,毛岸英就被美軍燃燒彈燒死在山中深洞內。

 

所謂「為天下者不顧家」 (想奪取天下的人,是不會顧及家人的),劉邦、德川家康、斯大林及毛澤東在那種處境,祇能如此,這就是代價!

 

戰國時代名將吳起因為魯國相國公儀休的推薦,得到魯穆公的賞識。及後齊魯交戰,吳起的妻子為齊國宗室,魯國人對即將擔任統帥的吳起心存疑慮,吳起為讓魯穆公安心讓他領軍伐齊,乃將自己妻子殺死。這是為大事者不顧家一例,吳起為求將位付上慘重的代價。

 

相比之下,東北小廚子及黎智英所付的代價,實屬小巫見大巫。不過,在為天下或大事不顧家的人眼中,別人認為是重大代價,他們可能視為小事一樁。熱切追求目標的人,自肯付出應付的代價,用不著我等旁人代他們擔心害怕。

 

Marslow 認為,從最基層開始,除非下一層的需要全部得到解決,否則上一層需要並不是人們的目標,例如safety 一層的需要未解決,人們將不會追求Esteem 層的需要。在這一點上,我並不完全認同,起碼有例外。不少人少有大志,這些大志屬於EsteemSelf-actualization的層次。當這些人仍處於Physiological 階段,就鍥而不捨地將他們的大志作為終極目標去追求,眼中根本再無中間層次SafetyLove / Belonging 諸般需求或目標。換言之,他們跳過某些層次,直接追求更上一層的需要。

 

附文

 

回應「就教於胸懷大志的讀者」

 

1. 回應目標

 

乾坤有序,宇宙無彊,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天大地大,萬物眾生,由盤古初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不斷要為生存而努力,抵禦惡劣自然環境的挑戰,對抗敵人的侵襲…所以任何有生命的個體,都必須同時具備維持自身生命、適應環境,和延續種族生命的本能。因而由最小的單細胞生物到萬物之靈人類,為了保存個體,衍生後代,都天生儲存了大量遺傳密碼以約束以後無窮代的發展。

 

單細胞生物為了延續種族生命,受著其遺傳密碼的支配,一生不斷無意識地進行細胞分裂。

 

根據Marslow’s Hierachy of Needs,單細胞生物是滿足了自身的PhysiologicalSafety的生存目標。

 

同樣地,其他所有生物,由低等到高等,結構由簡單到複雜,都無不遵照其遺傳密碼的指示訊息。從而解決到PhysiologicalSafety、甚至Love/Belonging的生存目標。

 

這些生存目標是天性,與生俱來的,是遺傳密碼驅使的。

 

這是進化的結果。

 

告訴你一件悲慘的事實所有生存過的物種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經已滅絕了。進化是一個試錯的過程,試驗,失敗,再試驗,再失敗,這說明了適者生存。

 

告訴你多一件更悲慘的事實進化沒有方向,也沒有終點。

 

人類若果不欲如恐龍般滅絕,要繼續做勝利的適者,就必須時刻尊重「物競天擇」的遊戲規則。

 

人類若果滿足於俱俱PhysiologicalSafetyLove/Belonging的基本生存目標,安於現狀,是非常危險的。要知道人類文明即使發展到今天,仍然解決不到很多嚴重到可致人類全數滅亡的問題,例如:自然災害、新超級細菌病毒的誕生、地球天然資源的耗盡、行星撞地球的可能…環境每日都在變化之中!

 

Marslow’s Hierachy of Needs的金字塔中,人類必須追求高層次的EsteemSelf-Actualization作為目標,繼續推動文明發展,才能有機會把問題得已解決。

 

我同意Jackson Yuen先生在其「就教於胸懷大志的讀者」文中所指「目標很可能是多元性,是因人而異,因時而異,因地而異」。每人能力所及有異,人生目標因而不同。這或多或少受到生理、心理和社會的影響。生理是指遺傳密碼,某種基因操控大腦海馬區壓力受體的數量,決定身體對壓力的反應。心理方面,是指懷孕期間,胎兒在母親子宮內是否能獲得足夠的安全感,會決定孩子今後的自信程度及對於外在環境的適應性;在胎兒出生之後,在嬰幼兒期是否能與母親形成健康、積極的依戀關係,都對其心理狀況、性格

 

特點等產生極大的影響。社會方面,是指母親的管教方式和此人的成長環境及際遇。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生理、心理和社會因素的互動正正是人類高等進化的基石,人類能夠改變生物學指令,修訂遺傳圖譜,以便更能適應不斷變化的世界,而非被動等待數百萬年的進化。

 

一個天生愈有鬥心的人,面對壓力的能力愈強,自然更加「胸懷大志」,喜歡與挑戰為伍,若是得到適當的培養及環境的配合,此人愈能把高層次的EsteemSelf-Actualization作為目標。

 

這世界需要有這種人推動文明發展。

 

我很同意王文彥先生在其「評《知難而進不符合天道》(1)」文中所言『「知難而進」祇可擁抱,不可譴責!』、「知難而進的精神,佔據了人生觀和價值觀的高地,人們欽佩、祟拜還來不及,施先生若認同知難而退此等消極的觀念,儘管自己擁抱它好了,但似乎不宜將之灌輸給別人,尤其是有若朝陽的未來社會棟樑 ─ 大專生。」

 

施永青先生之所以能夠「隨遇而安」、「安於天命」,其實不難解釋,追尋他的歷史,無一不坦途順序、「手到擒來」、「不勞而獲」。他的際遇足以令他抗拒壓力,「不思進取」。他在「知難而進不符合天道」的文章中不鼓勵年輕人「知難而進」反而要「知難而退」,把大批將來人類的(Prospect)救世主謀殺了,把人類遺傳密碼「荼毒」了。不難想像,若人人抱有施永青先生的人生哲理,假以時日,人類將會滅絕,世界將會由細菌、病毒所統治。(一如某某預言所說…)

 

看事情多角度是好的,新的觀點引發社會革命,可以推動文明進步;可是也能令文明退步!所以懇請各位人士慎言,有些似是而非、沒有建設性的個人看法還是「不足為外人道」!

 

掌握知識,知難而進,積極進取,挑戰困難,令人類繼續進化,不至退化,克服環境的不斷轉變,讓人類歷史千秋萬世,永垂不朽。

 

2. 回應代價

 

每人的價值觀不同,抉擇自然不同。最重要是問心無愧,縱使要付出沉重代價,必然能夠保持心情舒坦。

 

相信那位東北小廚子還是壹傳媒的黎智英先生都很精神充實,應該站在Self-Actualization那一層吧!

 

Professionalmom

 

2007721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