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中原十月事件(9)

改組董事局對改善中原陋弊幫助不大

 

廉署行動後一個星期,施先生宣布重組董事局,並成立一個監察部門。

 

重組後的中原地產董事局,由原先的3人,增至7人。事件發生後不久,執行董事張奕威先生就辭了職,所以中原地產董事局其實是一口氣補添了五個新人, 除了原有的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和中原地產董事總經理黃偉雄,增加了中原(中國)董事總經理黎明楷、利嘉閣地產董事總經理何紹章、中央事務部聯席董事郭昶(最近已轉任工商舖部董事)、中原地產港島區董事唐秉正及中原地產集團財務董事黃炳榮。

 

施先生認為,董事局舊人許多時候看不到現存問題,新人有助洞察有待改善的地方。新董事局能否令中原起死回生?我相當有保留:

 

1. 除了郭昶(加入年餘)及黃炳榮(加入六年餘),所有董事其實都是任職中原十年以上的集團最核心高層管理,唐秉正及黃炳榮在2004年5月前早已是中原地產董事局董事,這樣的班底,根本就是新瓶舊酒,要他們創造新思維可能有點難度;

 

2. 某些新董事管理視野的狹隘和思考力的低劣,令人詫異。當記者問及有關我重回中原參加管理工作的意見,黎明楷竟然一口認定對中原幫助不大,因為大家管治理念不同。這個董事局新貴大概不明白,董事局祇有一種聲音是十分危險可怕的,中原此次弄到名譽掃地就是因為這點,董事局如果有人在適當時候扮演反對派角色,此人是彌足珍貴的,能容納他,才顯出強者的自信。新貴亦不明白,人之不同,各如其面,同坐一條船,其實誰也不想將船弄沉,何不求同存異?我並不反對授權,不,我樂於授權,祇是反對極端授權;施先生就更妙,在去年11月14日舉行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我,施先生在這次中原眾多高層管理涉及收授非法回佣事件上,應負上甚麼責任?我表示,在外國社會,一間公司這麼多高層管理因涉嫌貪瀆而被有關當局拘查,最高領導人多數會引咎辭職。 經濟日報記者以我的發言詢諸施先生,施先生立刻回應道:「王文彥才要引咎辭職,公司(中原)有困難,他居然開記者會增加公司麻煩」。我在中原沒有一官半職,何來辭職?我是在野股東,在野股東最大用處不在於為當權派歌功頌德及保駕護航,而在監督及善意批評,中原發生這般重大蒙羞事件,當權派不深切反省,反而推卸責任,我被逼公開表態,錯在哪裡?為何需要引咎!何來增加公司麻煩!

 

3. 董事全是來自中原內部,沒有任何一個獨立非執行董事,是典型的自己人管自己人,較容易官官相衞及互相包庇;

 

4. 一間制度完善的公司,董事局負責制定政策,管理層負責執行,分工十分明確。但在中原,董事局與管理層兩位一體,分工混淆;

 

5. 七位董事,屬於營業部的有4人,施先生及何紹章各算半個營業人,真正是非營業部董事祇得黃炳榮一人,依然是營業系統權力獨大,缺乏適當的制衡。

 

守法及堅持道德操守應重於公司制度、文化及價值理念

 

對於內部監察部門,施先生聲言主要是監督中原地產的內部運作,以符合本港法律、公司制度、文化及價值理念。

 

本港法律、公司制度、公司文化及公司價值理念之間,並不永遠一致,許多時候互有衝突。施先生要內部運作同時符合本港法律、公司制度、文化及價值理念,是強人所難。個人認為,本港法律及道德操守應淩駕於公司制度、文化及價值理念之上,換言之,凡與法律及道德操守有牴觸的一切公司制度、文化及價值理念,應放棄或修改之,使之與法律及道德操守相適應。祇有這樣,中原員工才可避免頻頻陷於違規違法,內部運作才可真正痛快暢順。

 

再者,中原現時的制度、公司文化和公司價值理念,不少地方與本港法律及道德操守有牴觸,內部監察部門的職責,應修改為「檢討和監督公司制度、文化、價值理念和內部運作,確保它們符合本港法律及道德操守」。

 

施先生說,正在研究引入一種非以物業成交為主要價值觀念的公司文化。地產代理的主要業務是營銷,強調成交為重是無可非議的,但一定要取之有道。為此,中原應加強員工守法和堅持道德操守的思想教育,日日講,月月講。將中原的公司文化轉變成一種非以物業成交為主要價值觀念的公司文化,反倒有點矯枉過正。

 

要根治問題,必先摒棄「無為而治」

 

施先生又道,對公司內義氣為先的兄弟班工作文化,亦要研究作出某些平衡。無為而治衍生諸侯割據,山頭林立。同一山頭的老上司老部下,由於長期合作,自然而然建立了深厚的兄弟班感情,特別講究義氣,爆發問題,往往官官相衞,互相庇護。施先生今時今日有這個認識,仍是難能可貴,但怎樣平衡?講容易,做卻絕不簡單。依我看,要達至真正有效的平衡,非廢除諸侯割據的局面不可。而要徹底根除諸侯割據,非革除「無為而治」這個錯誤管治理念不辦。很明顯,施先生目前仍未有這個認識,更遑論有這個決心。

 

十月事件對中原打擊很大,影響深遠,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祇要施先生及中原各董事痛定思痛,肯對症下藥地大力改革陋弊,絕對可以亡羊補牢,將中原弄得更強大。

 

我是中原兩位創建者之一,持有45%股權,在公在私都希望中原好,在野派的忠言,少不免會逆耳,希望施先生及各董事能以平常心去細嚼我的諫言。

 

— 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