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何以今非昔比?

先做文抄公,節錄專欄作家畢老林先生《天子門生何以優職難求》一文幾個精彩段落:

 

「若說香港的大學生幸福,在經濟急速起飛的印度和中國,大學生的發展機遇理應更加羡煞旁人。這兩個亞洲新興強國吸引世界各地外資湧入,本地企業茁壯成長,就業機會無處不在,還怕沒有給年輕學子一展所長的空間?

 

老畢原先也這樣想,但讀了《國際先驅論壇報》一篇有關印度高等教育的文章後,心裏不禁涼了半截。

 

與印度貧富兩極一樣,該國高等教育制度孕育了兩個差天共地的世界,首屈一指的學府如印度管理學院及印度理工學院的畢業生,不愁高盛、微軟等跨國巨企不爭相羅致,年薪數以十萬美元計事屬等閒。反觀全國十八萬所大專院校的一千八百萬學生,畢業後只能幹一些低層次工作、日薪不足十美元者大有人在。

 

造成這個入錯大學就前途盡喪的現象,是印度高等教育良莠不齊之過。跟當地菁英學府著重培養學生領導才能及溝通技巧不同,印度的二、三線大學仍然將二十來歲的青年當作小學生般管教,要求他們在課室內循規蹈矩,鴉雀無聲,遲到者被趕出班房,竊竊私語者更動輒遭「罰企」。在這種高壓環境下,學生只管一股勁兒抄錄筆記、被動地聽老師講學,沒有公開討論,不會據理力爭,不懂分析批判,遑論以創意思維解決問題。

 

根據業界組織印度全國軟件及服務企業協會去年發表的調查,大企業認為只有一成大學普通科畢業生「適宜聘用」(employable);其餘九成被僱主唾棄,非因學識技能以至智力水平不如人,而是在大學時期缺乏「軟技巧」(soft skills)訓練,包括未有糾正說英語時的濃重口音,不懂用PowerPoint進行簡報,寫不出符合邏輯、言之成理的文章,掌握不了團體合作及領導技巧等。在急速轉變的商業世界,此等「軟技巧」絕對不容忽視,大企業尤其看重;試想,高盛怎會聘用只懂按本子辦事、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替它在華爾街以至全球打拚?

 

老畢對印度大學生失業率高達17%,商界卻仍然為人才短缺煞費思量這個怪現象,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讀了此文後,總算茅塞頓開。」

 

  近20年來,香港的大學生素質每況愈下,參閱上文,我們是否應該問問:

 

1.          香港的大學教授及講師,你們的教授方式,是否一如印度的二、三線大學,弄到大學生「祇管一股勁兒抄錄筆記、被動地聽老師講學,沒有公開討論,不會據理力爭,不懂分析批判,遑論以創意思維解決問題」?

 

2.          香港的大學是否過份注重死知識的灌輸,而缺乏「軟技巧」訓練,導致大學生中英文都不過硬,寫不出講不出符合邏輯、言之成理的文章和說話,祇懂按本子辦事,缺乏獨立思考能力?

 

3.          香港的大學生,自己是否曾嘗試發揮主觀能動性,下苦功去掌握及融匯貫通本科知識及課本以外的通識?下苦功去提升自己的思考能力,以便游有餘刃地去應付千變萬化的外在環境?

 

4.          大學生在工作能力及工作態度上,離「適宜聘用」的水平有多遠?

 

5.          印度大企業認為祇有10%大學生「適宜聘用」,其餘90%被僱主唾棄,我們的大學生,「適宜聘用」的百分比又有多少?較印度為高還是為低?

 

6.          香港大學生素質大貶值,是誰的責任?大學、學生、家長,還是社會?如果每一方都有部份責任,是什麼責任?

 

7.          最重要的,有哪些具體方法可以大幅提升我們大學生的素質,使他們普遍「適宜聘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