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首公開發表的詩

最近單人匹馬到上海公幹了10 天,在這個繁華富饒全國首屈一指及吸引力無處不在的地方,我於逗留期間除了會客、見律師及開會外,竟然絕少外出,祇是莫名地不住地掛念著在港的妻子,對素 以為大事者不顧家自詡的我,這不能不算是一個異數。要辦的事匆匆辦完,馬上上機回港。在機上,思潮起伏,感情澎湃,成詩一首:

掛念

周日告急奔滬城,

春夢有痕淚滿枕;

嬌花雖艷從無顧,

歸心如箭馬不停。

  我從沒有接受過作詩的正統訓練,祇是在中、大學時期閱讀過好些唐詩,對詩的一般格式因此有基本了解。中學畢業時,胡亂的作了二、三首詩贈給離別在即的要好同學;年輕時追求一個女友,亦曾作了一、二首詩向她示愛。 

   這首詩,容或不完全符合平仄,但文不僅載道,有時還要抒情,捕捉及表達關鍵一刻感情的感受,內容有時較韻律更重要,與其慢慢細心琢磨,我寧願立刻將一個 原始粗糙但最能表達我此刻感受的作品呈獻給我妻子及讀者,這首我第一次公開發表的詩,就當是我在文藝創作多方探索過程中的一個烙印吧。對於我這個不大成熟 的作品,讀者朋友若有任何意見提供,使它更臻完美,則不勝感激。 

備註: 

1.將每句的第一個字抽出來,就成「周春嬌歸」四字,周春嬌是我妻子的姓名,「周春嬌歸」,包含著我的期望,既希望妻子盡快回到身邊與我重聚,又希望妻子祇「歸於我」,也就是祇屬於我。詩中隱含「周春嬌」三字,不言而喻表明詩的作者所掛念者就是她。

2.滬城,指上海。

3.有痕,思念之夢雖醒,夢境猶在。

4.嬌花,暗喻上海年青貌美、百花齊放的眾多姐兒們;顧,觀看或留意的意思。

5.馬不停,是馬不停蹄趕著回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