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政經雜感(2)

公民黨視自己為一個跨階層的政黨,不少人視之為中產黨,部份人之則視之為基層黨。

 

  香港幾個較大的政黨,每愛聲言自己是全民黨,其實各有所偏。民建聯及民主黨偏基層,自由黨偏工商。公民黨偏甚麼?

 

  從公民黨黨綱去看,公民黨主張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及累進稅制,這些主張最符合基層利益。公民黨又主張,在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下維持社會公義及履行環境保護的責任;支持小班教學和推動更多由政府資助獨立運作的藝術、文化和體育活動。這些主張都是急中產所急。在政制及管治方面,公民黨主張盡快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及全體立法會議員,主張全國人大常委會在行使《基本法》解釋權時,必須採取最謹慎及自我約束的態度。在社會發展方面,公民黨主張建立公平社會,讓各人擁有均等的發展機會。這些主張都是投中下階層所好,特別是中產所好。偏重工商界利益的,一條也沒有。

 

  可以說,從黨綱去衡量,公民黨基本上是一個偏重中下階層利益的政黨。當然,政黨可以講一套,做一套,但我相信公民黨是表裏如一的,理由十分簡單,基層是票倉所在,公民黨自然不敢怠慢,公民黨最核心的成員,不是大狀就是學者,都是典型中產,與中產階層同聲同氣,親中產理所當然。

———————————

  公民黨以外的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民望一落千丈,許多過往知名度極高及極受市民歡迎的,最近民望排名大幅下降,竟然落後於自由黨的田北俊、周梁淑儀及民建聯的曾鈺成,更遑論范徐麗泰了。

 

驟眼看去,出乎意外,想清楚,卻也料乎其中。二十多年來,香港的政治、經濟及社會變化極大,中國就更是天翻地覆。反觀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來去都是那幾副面孔、那一套政治理念及那幾度民粹板斧,一點都不能與時俱進,不失敗者幾稀矣!

—————————-

  兩鐵宣佈合併以來,有關方面一直強調前線員工不受影響。何謂前線員工?地鐵主席錢果豐指出,他們是直接及經常參與列車、車站、巴士及其他車輛的營運及維修、基建維修、倉務及保安運作的全職非經理級員工;地鐵行政總裁周松崗說,合併後需要刪減的六百多個職位,都是一些重疊的職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則說,前線員工指非經理級的員工。

 

  將錢、周、廖三人的講法合起來解構,不難看出,合併後要刪減的職位,主要是重疊的管理層各級主管,特別是處於弱勢的九鐵各級主管。

 

  觀乎兩鐵於九鐵兵變事件後這般短時間就可宣佈合併的具體計劃,有理由相信,合併計劃的具體細則早於兵變事件前就準備就緒或準備得八八九九,而九鐵管理層因緣得知具體細則。為保持自己的既得利益,九鐵管理層自然要千方百計阻撓合併的推行,兵變很可能就是為貫徹這個戰目標而發動的。

 

更貼切地說,九鐵兵變不志在去掉田北辰及他所代表的運作高透明度及問責精神,而志在推延甚至去掉兩鐵合併,如果合併推無可推,去無可去,最低限度要爭取在合併細則中減輕對九鐵管理層不利的程度。

————————————

  去年審計署就嘉亨灣項目批評當時出任建築事務監督的梁展文在運用酌情權出錯,導致公帑的損失。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及政府委任的獨立調查小組隨即跟進,各自出了一份調查報告。立法會提交的「審計署署長第四十五號報告書-西灣河土地發展項目」報告觀點與審計署報告大體一致,但獨立小組報告則有截然不同的論斷,認為梁展文酌情批出額外地積比率乃恰當和合理的,完全符合當時的指引和程序,祇是錯誤地引用規例,沒把公共交通總站計入嘉亨灣總建築樓面面積,但他不應因為這個決定而遭受任何批評。小組報告又指出,政府並沒有因為當時的錯誤決定而遭受實質財政損失。

 

  立法會與獨立小組兩份報告大相逕庭,政府欲滑稽地宣佈兩份報告都對,因而同時接納。

 

  究竟誰對誰錯,十分羅生門,個人認為錯在獨立小組。盡管符合指引和程序,梁展文既然錯誤地引用規例,沒把公共交通總站計入嘉亨灣總建築樓面面積,歸根到柢就是酌錯了情,酌錯了情為甚麼不應遭受批評?更何況,符合指引和程序的酌情,不等於沒有輸送巨大利益的酌情!梁豁免將公共交通總站計入總建樓面面積,就使發展商不費一分一毫多得差不多二十萬呎樓面面積。以地價每呎二千元計,這二十萬呎樓面面積涉及四億元公帑。如果梁沒酌錯情,發展商佔不到這個便宜,它們要多得這二十萬呎樓面面積,不是在嘉亨灣項目多補四億元地價,就是要付額外四億元於公開拍賣場收購類似條件的項目。明乎此,獨立小組還竟然說政府並沒因為梁的錯誤而遭受實質財損失,這不是十分荒謬嗎!

  審計署報告一出,馬上引起坊間官商勾結的不滿噪音。盡管立法會已公佈成立專責調查小組,政府仍馬上委任「獨立」小組去作另一調查,為梁展文及公務員體系洗脫污名的意圖十分明顯。「獨立」小組的報告,在重要結論邏輯狗屁不通,不但無法幫助政府擺脫困境,幫助梁展文洗脫輸送巨大利益予發展商的嫌疑,還造成行政及立法兩大勢力的尖銳對立,恐怕不是政府始料所及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