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收拾九鐵兵變殘局(2)

昨日曾特首宣佈,已經收到及接納九鐵管理局的解決方案,田北辰已因應他的要求,收回辭職信留任九鐵主席,九鐵管理局重新劃分主席及行政總裁的權責及分工,而田、黎兩人同時向他保證,今後各司其職,確保九鐵可以正常發展。

 

  很明顯,特首是以一種以和為貴、大局為重的取態去平息這場紛爭。既挽留田北辰,又保留黎文熹,不但不追究黎策劃兵變之罪,還在一定程度滿足了黎及其支持者的訴求。特首其後會見記者,指出「九鐵管理局在處理問題期間,出現的其他人事及紀律問題,我認為是十分嚴重的。我已經責成九鐵管理局盡快以公正不阿、不偏不倚的態度嚴正處理。」所謂紀律問題,據可靠消息透露,是誰及為何批准20名高層人員集體請假到管理局現場表態施壓。除此之外,再不見特首對事件中的任何人有甚麼表態。我對特首處理今次兵變的方式不大苟同。

 

  田、黎兩人經過兵變,互信的基礎已蕩然無存,不能再合作下去了,勉強湊合,徒增雙方痛苦及令九鐵運作更難上軌道。要留人,祇能留一人,留田北辰較好。

 

  九鐵管理層素來以保守、自把自為、有錯不認、退休高官俱樂部及自成獨立王國為公眾所詬病。近年九鐵事故頻頻,管理層鮮有迅速明確回應。今次兵變事件中,管理層雖然口口聲聲同意九鐵運作須增加透明度及問責精神,但同時強調兩者必須與專業判斷取得平衡,將透明度、問責精神與專業判斷對立起來。其實,透明度與問責精神都是專業判斷的組成部份。再者,增加透明度及問責精神固然是田北辰入主九鐵極力鼓吹的,但更是公眾所要求的。一點點的透明度及問責要求,管理層及員工就覺得壓力沉重,並視之為「責難文化」。較早時,田北辰要求將通報列車延誤的機制由20分鐘改為8分鐘,公司上下都有極強的反抗情緒,他們的保守和固步自封可見一斑。這樣的管理層,你能期望他們好好地發展九鐵?

 

  縱使田北辰有千般不好,做下的都不該搞陰謀詭計式的兵變。兵變,在國家層面上是十分嚴重的罪行,與事者隨時會被判死刑(在古代,甚至要誅九族);在企業紀律和公司管治的角度,亦是十分嚴重的過錯。九鐵是一間擁有六千員工的大型公營機構,怎樣處理它的兵變尤其有指標性作用。兵變無罪,會鼓勵七十多個大小公營機構及其他私營機構的管理層日後爭相效尤,後患無窮!九鐵管理層坐享高職厚祿*,不但管理千瘡百孔,還搞出這般欺君犯上、嚴重破壞九鐵形象的作為,實在死罪難饒,所有參與其事的中高層管理都應撤職(自然包括黎文熹及一眾高級總監),以收殺一儆百之效!

 

這樣做,大家可能懼怕觸發工潮,縱使不觸發,但參與兵變的管理層佔了大半,一下子都撤職,誰來接替?接替不了,九鐵豈不亂作一團?

 

  真相愈辯愈明,經過傳媒的全面報導,被蒙蔽、誤導及脅逼而聯署的六千名九鐵員工會明白事理的,我相信不會觸發工潮。一間有歷史有制度的公司,沒有人是不可或缺的,我不相信少了這二十餘個中高層管理人員,九鐵就垮下來。更何況,作為臨時救急措施,政府完全可以從地鐵抽調對口徑的兵將過來。

 

待續

備註:

 

*九鐵署理行政總裁及總監的酬金遠高於特首及問責司、局長,詳情見下表:

 

姓名:

職位:

2004年酬金(百萬港元)

黎文熹先生

署理行政總裁

5.40

李鏡權先生

新鐵路工程高級總監

4.23

李殷泰先生

運輸高級總監

4.28

唐仕謙先生

西鐵總監

3.88

林 濬先生

物業總監

4.13

李振邦先生

財務總監

2.80

簡金港生女士

人力資源總監

2.56

資料來源:2004年九鐵年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