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收拾九鐵兵變殘局(1)

九鐵由署理行政總裁黎文熹為首的管理層策動的「倒田行動」,絕對是一場香港商界縱使不是絕後(我希望是絕後),起碼是空前的兵變。

 

  且看看這場兵變是如何發展的:

 

 39(星期四),以黎文熹為首的管理層,分別向九鐵管理局發出三封信,指控田北辰素來大權獨攬,令行政總裁無法執行職權;

 

310(星期五),二十多個九鐵總經理及主管發動全體六千名九鐵員工簽署支持黎文熹,並成功收集到三千餘名員工的簽名。簽名行動雖謂自願性質,但卻在中層管理主管的重重監視及無形脅逼下進行(箇中情況見有份參與的九鐵員工給報章的附信一)。與此同時,前行政總裁楊啟彥高調聲援黎文熹,批評田北辰事事插手過問,是九鐵管理問題的禍根;

 

311(星期六),特首曾蔭權介入事件,要求田北辰與九鐵管理層加強溝通,以和為貴,平息今次內爭。田北辰表示願意退居幕後,不處理營運事務,由管理局集體決策。另一邊廂,九鐵高層拒絕相信田北辰會改變管治作風,擺出對抗到底的勢態;

 

312(星期日),田北辰公佈辭任九鐵主席一職。田的公佈六小時後,黎文熹在五名高級總監的簇擁下舉行記者會,重申去信管理局,祇是希望改善主席與行政總裁權責不清的問題。黎文熹同時表明,在落實九鐵改革時,必須顧及如何平衡透明度、專業判斷、問責,以及員工的支持,不能有所傾斜,而田北辰的判斷與此有牴觸;

 

313(星期一),曾特首召見黎文熹;

 

314(星期二),九鐵管理局於下午開會調解田北辰和管理層的鬥爭。開會期間,20名九鐵總經理及主管突然集體現身會場外,表態支持黎文熹,認同早前黎向管理局提出的問題,包括責難文化、缺乏信任,以及主席經常在發生事故時與管理層劃清界線,並認為田北辰離職是解決員工痛苦的一個可行方法。管理局會議結束後,管理局成員之一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聲稱會議已達成「原則性共識」,管理局將會盡快制訂解決今次風波建議的細節,並於315日或之前向特首匯報,屆時特首會作出最後決定。

 

不難發覺,九鐵管理層這次兵變是經過精心策劃的,兵變有幾個特點:

 

1.          對主席田北辰的管治作風強烈不滿已久,但事先卻從不與之對話溝通,尋求改善,一出手就繞過田北辰上書管理局。低調上書管理局還罷了,但又借非正式途徑,事先向媒體洩露黎去信管理局一事。擺明就是不打算透過會議和平解決彼此矛盾,就是要去田而後快,就是要搞大事端;

2.          黎文熹39日先約見5個總監,然後總監約見19個總經理,一層一層壓下去,翌日向員工徵集簽名。徵集簽名時,早就預先印製標準格式的信件(見附信二),還由上司直接叫員工簽上大名。遇到稍有遲疑的員工,上司就單對單個別游說,某車廠經理甚至放言:「捉得一個得一個」。在這種層壓方式下,管理層於極短時間(不足24小時)內收集到三千餘個員工的聯署;

3.          叫員工簽名的信件(見附信二),單純表示要反映工作壓力,沒有片言隻語提及田北辰,聯署因而並不代表員工贊成公開批田、倒田,但九鐵管理層對外(包括管理局)就公佈有四千名員工簽名支持黎所反映的問題(主要是攻擊田北辰大權獨攬)。管理層所用手法,有誤導公眾及利用員工之嫌;

4.          九鐵管理層發動兵變的時機具見匠心:鐵路裂紋調查報告公佈在即,地鐵及九鐵合併逼在眉睫,於前者為免負上責任而人頭落地,於後者為保持最佳個人利益,此刻發動兵變乃最佳的先發制人時機;再者,此時正值員工表現評核期,窺準員工不敢違背上級聖旨(簽名支持)去危及自己飯碗;

5.          先是黎文熹去信管理局,跟著是黎連同五名高級總監會見記者,再祭出三千餘名員工簽名,最後是20名總經理及主管在管理局會議場外現身表態,九鐵管理層頻頻對外(主要是管理局及政府)顯示群眾(軍隊?)力量。更白一點,管理層是挾員工以自重,甚至是挾員工以逼管理局。

 

綜觀整個過程,九鐵管理層使用了種種不合常規的非常手段,使用了權謀機詐,精心策劃了這場令人震驚的兵變。

 

待續

 

附信()

九鐵小職員的心聲

 

作為九鐵的一名員工,看著管理層發起簽名行動倒主席田北辰的事件,我想借貴報發表一下自己對事件的意見。

 

事件中,約有三千名員工簽名支持管理層,我認為數字上確實如此,但真心支持的,應該遠低於這個數字,在我工作的部門,總經理於星期五向同事說明簽名行動的因由,雖然他言中提及行動是自願性質,但話中流露出支持的態度,會議結束後,同事們議論紛紛,我們感受到的是上級無形的施壓,事實上,大部份員工們對管理層與主席之間的事情知道不多,要判斷誰是誰非實在是難事,但最後卻簽名支持了管理層,理由是什麼?他們有的是怕開罪上級,有的是跟隨大隊,以免受歧視,而且公司內正值表現評核的期間,哪有人能勇敢地違背上級的“聖旨”?有必要為一個簽名而危及自己的飯碗嗎?

 

九鐵署理行政總裁黎文熹先生及高層人士認為田主席處事過份透明,但我認為現今時代所需要的是一個透明度高的行政架構,市民對機構增加透明度的素求,從九鐵裂紋事件中亦不難看到,作為公營機構的主席,田先生高透明度的行政處事作風,不正是依從民意嗎?

 

黎先生發起這次的行動真的是想改善管理嗎?還是不想再和田主席合作?如果是前者,他的做法確實過為激動,真的有必要去信批評嗎?如果是後者,那麼他向傳媒表示沒有想過要田北辰主席辭職的一番講話實在令人大惑不解,我相信簽名行動的出現和結果也是黎先生所能預期到的吧!

 

值得深思的,是簽名行動由公司內的經理級職員發起,而不是由公會及或基層員工發起,令我不得不聯想到是次事件是管理層有組織的政治性行動,行動的目的是要田北辰主席辭職吧!

 

Muso

(資料來源:am730》讀者來信)

 

附信()

 

致九鐵管理局成員

 

  我們得悉署理行政總裁黎文熹先生曾就公司近年的管治文化,去信九鐵管理局表達意見。就我們所知,黎先生表示近年員工的工作壓力大增,即使輕微犯錯,亦會備受責難,未能得到諒解,員工的優良表現亦未得到應有的認同。這種「責難文化」,漠視員工的困難和感受,為員工帶來沉重的壓力,亦大大打擊員工的士氣。黎先生懇請管理局正視這個問題。

 

  作為一家公營鐵路機構的一員,同事們一直堅守原則,以專業態度滿足市民對公共運輸的需求。我們非常認同黎先生的意見,亦十分支持黎先生的要求。我們熱切期望管理局能以開放的態度,積極回應及盡早處理這個問題。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

 

 

九鐵員工簽署:

姓名

簽名

姓名

簽名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