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安到高行健

李安憑《斷背山》奪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成為該獎項成立78年首位華人得獎者。

 

李安擅拍另類題材的電影,更貼切的說,是另類題材的文藝片。他過往執導的《喜宴》、《推手》、《理智與感情》及《臥虎藏龍》都拍得出色,尤以最後兩片為然,前者獲7項奧斯卡提名,後者更獲10項提名,很可惜,李安都與最佳導演獎擦身而過,現終憑《斷背山》得償所願。

 

毫無疑問,李安是目前華人導演的第一人,無論是拍西片(西方劇本,西方演員)還是中國片(中國劇本,中國演員),都能拍出地道風格和韻味,可謂輕鬆自由出入於中西文化之間。這點是其他著名華人導演如張藝謀、吳宇森和陳凱歌所難以望其項背的。李安的得獎,令我想起高行健。高行健於2000年奪取了諾貝爾文學獎,亦是有諾文獎以來首位華人得獎者。

 

李、高兩名中國人先後獲得世界級電影及文學獎,有無任何內在聯繫?

 

我看有。

 

首先是全球化之風席捲一時。其中資訊的全球化,令各個界別的人才較以往容易脫穎而出,為全球知音人賞識;其次是大中華(特別是中國)的崛起,國勢強盛之下,中國產品以至中國人才,都教人另眼相看,不再存有偏見(至低限度大幅減少偏見);再者,中國國勢強盛,中國人自是人才輩出,個人實力冠絕一時,這是歷史規律。

 

盡得天時、地利及人和,李安和高行健的得獎,看似各自獨立兩回事,其實有關連,看似偶然,其實必然。

 

你可能感興趣